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劲旅跨过边境线_1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散文
破坏: 阅读:815发表时间:2016-08-02 00:26:02
摘要:这是一段人们现在不愿提及而又难以磨灭的历史,这是一章共和国军人前赴后继、浴血奋战的壮丽诗篇!这是一个共和国军人对越作战时的《战地日记》,她真实的记载了那场战争的真相,原汁原味,让人回味无穷! 这是一面镜子,再现了战争的惨烈和军人的辉煌,使我们懂得了和平的珍贵,将激励我们为争取更加美好的明天而努力奋斗仅以这篇文章献给为保卫边疆英勇捐躯的烈士们,献给在保卫边疆战斗中光荣负伤、英勇战斗的战友们!!

(二月二十二日晴天)
   半夜时分——确切的说,应是22日凌晨,我再一次被一阵冷风吹醒。侧耳细听,大部分同志仍在休息之中。也有的同志早已醒了,他们在悄悄的谈心。近处游动哨兵的脚步声不时的传来,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汽车的马达声,这是友邻部队正在连夜开进中。滇南的早春,虽然白天烈日当头,穿单衣已不觉冷。可是到了晚上,穿着绒衣还感到寒气逼人。想着今天就要离开祖国,奔赴杀敌的战场,我的睡意完全消失了。
   凌晨3时30分,部队乘车又向战区前进了。
   天亮以后,公路上的汽车多了起来。从前方下来的军车,也逐渐多了起来。车上的战友不时也向我们挥一挥手,大家的表情都是很严肃的。汽车司机大都显得十分疲劳,但他们仍大睁着双眼,驾驶着汽车飞一般的开过去了。九时许,从前方开来一辆解放牌大卡车,车上不但装了伪装网,还插了许多树枝和野草。这辆车上坐着一些伤员,里边的担架上还躺着几个重伤员。过了不久,一辆拉着烈士遗体的汽车开了过去。大家看到这种情况,表情都分外凝重,谁也不说一句话。在行进中,我们往往被车后的引擎声惊动。这时总会有汽车飞快的超过我们,急急忙忙向前赶去。一些吉普车内坐着指挥机关的首长,而大部分是运输车辆,车上满载着军用物资。在公路沿线也驻扎着许多炮兵部队,他们都住在简易帐篷中。
   在一些平坝和山坡上,还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农民在田间劳动。战争——这个怪物,它可以解决一些政治力量所不能解决的问题。既然战争已经打起来了,那就不可能立即停止,我们必须达到预期目的才能收兵。对付越南当局,也只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才能解决问题。如果我们不进行自卫还击,那么越南当局将更加猖狂,边界地区是很难安宁的。为了“四化”建设的顺利实现,为了求得一个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我们只有对小霸奋起还击,打掉其嚣张气焰,边疆人民才能安居乐业,儿童才能安心的上学,社会主义建设才能稳步地前进。
   我们从昆明出发,行程500余公里,中午时分到达了河口附近边境线上的一个国营农场(可能是坝洒农场)。这个农场就在红河岸边,仅与越南一河之隔。附近是一块比较平坦的坝子,是一块块稻子,浅丘上长着一片片的橡胶林。我部就地吃饭,等待作战指令。
   我连紧随团指挥所在一个小山坡前停了下来。通信兵迅速开设了通讯枢纽:有线分队架通了各营的电话线路,15瓦电台也和师部沟通了联络,两瓦班的同志打开了机器,校准了频率时刻准备上机工作。司令部的参谋们可忙了,他们不停的查对地图,修订着行动方案。炊事班在小河边挖好锅灶,做出了香喷喷的饭菜。我的乡友老成是团部管理股的管理员,他也和炊事员架起小钢精锅,为首长们准备饭菜,忙的满头大汗。这里天气很热,加之连续行军,我感到口干舌糙,一点食欲也没有。午餐中我只用既是喝水缸又当饭碗的口缸打了一点米饭,夹了几块香肠,随便吃了几口,便结束了“战斗”。
   这时司令部召开了会议,传达了上级指示:我们149师作为对越作战西线战略预备队将跨过边界,在2月24日18时前全师进入越南坝洒至龙金地区,保障39师右翼安全,随时准备参加战斗。
   吃过午饭,我们立即出发。车队离开了国营农场,祖国的公路没有了。部队沿着刚开出来的简易公路,转了个湾,便到了红河岸边。
   红河是中越两国的界河,它发源于我国云南省的境内。我们面前的红河,浑水缓缓的流着,河面宽约150公尺左右。在中越人民友好的年代里,两国人民隔河相望,经常往来。尤其是在抗美援越时期,两国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曾几何时,越南当局背信弃义,经常挑起事端,这儿才变成了战场。在红河北岸,可以看到许多弹坑和被炸坏了的房屋。附近的田野里,再也看不到辛勤劳动的农民了。附近有我军一个防空炮兵阵地,门门大炮睁着警惕的眼睛怒视着南方,保卫着红河一线的安全。
   红河上架起了一座大型舟桥,这是前几天我军开始自卫还击强渡红河时,由13军工兵舟桥分队冒着炮火架设的。战争开始以来,这座舟桥就成了支前大动脉。每天从早到晚车辆源源不断的通行着。守桥的战士们,忠实的执行着自己的使命。这时,头戴安全帽的指挥员,向我们发出了缓慢通行的信号。我们紧随着前面的车辆,拐过一个湾,沿着岸边的陡坡——从红河岸上临时开出的一条便道滑下去,慢慢的踏上了浮桥。红河里守桥分队的几位同志,乘着一挺橡皮舟在河中巡视着。还有几位同志,伏在水中对浮桥进行着维护。当汽车开到红河中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治最好间,我回过头去,又深情的望了祖国一眼,然后目光转向了手表。在颠簸的战车上,我打开了“战地日记”,歪歪斜斜的写着:“1979年2月22日14时30分,我们跨过了红河,来到了异国——杀敌的战场上。”
   红河的彼岸,是越南黄连山省坝洒县的县城。前几天我军强渡红河成功后,袭击了坝洒县,拿下了这个反华的桥头堡。我们的汽车沿着坑坑洼洼的简易道路,在河床中慢慢的前进着。由于战局十分紧张,这段几百米的道路也来不及抢修。在一些弹坑上简单的摆上几块石头,有些地方则架上几节原木,车子左右摆动着,好像一个醉汉摇摇晃晃的前进着。泥水不时溅在汽车上,驾驶员小心翼翼的握着方向盘,我也为他捏着一把汗。车上说话声没有了,大家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移向车外。
   四周乱七八糟,已成一片废墟。弹坑四处皆是,炸断了的树枝垂头丧气的躺在地上。敌人的重型电话线也被炸成一节一节的,歪歪扭扭的挂在残枝上。附近的田野里,眼前的河床上,一个人也没有,显得十分的冷清萧条。看到这一情景,也可能是到了异国的缘故,汽车部队的指导员及时拿出了冲锋枪,装满了子弹,他还不时的收拾着防毒面具。
   又前进了约1公里,车队出了河套,来到坝洒县城西边的一个院坝中,从这儿就可以登上越南的公路了。附近也有不少的弹坑,一座房子炸塌了一半,杂物零乱的扔在地上。一辆牛车翻倒在地上,不知是那个调皮鬼,把一个一尺左右的布娃娃,架在了牛车的车辕上。这个小姑娘的辫子又黑又长,漂亮的脸蛋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好看。她穿着越南女式漂亮的衣裙,扬着一只小手,好像在欢迎反霸的勇士们。县城的轮廓清晰可见,从残存的场面上和不时刮过死尸的臭味可以看出,这儿曾经经历过一场激烈的决斗。路边山坡上的防御工事中有数不尽的弹坑,炸坏了的车辆、炸毁的房屋、烧焦了的建筑物上面布满了弹痕,战争的恐怖现象随处可见。从现在起,我们就置身于这场硝烟弥漫的战争之中。?
   这儿的地势比较平坦,车队刚上公路就加快了速度。这条公路是我国援越时帮助修建的,混凝土修成的路面又宽又平,走上公路驾驶员的神情也轻松了许多。不久我们进入越南境内的第一个县城——坝洒县,这儿基本上被夷为平地,满目疮孔,真是惨不忍睹。过了坝洒县以后从车上望去,沿公路一线的两边山上、山腰部都挖有大量的环形工事。前进了十几公里,车队便停了下来,部队在原地待命。在这儿的公路旁,横卧着一具敌人的尸体。紧张的激烈的战斗,我军来不及清理战场便前进了。我好奇的跑去看了一下,这是一个比较矮胖的越南士兵。看上去年龄不大,就是二十岁多一点,泛白的绿军装紧裹在身上,身旁还扔着一个防毒面具。这个可怜虫是在逃窜时,后背挨了一抢当即毙命的,浑身散发着刺鼻的臭味。这时,部队派了几个战士,挖了一个土坑,把死者放到了应该去的地方。我们在这里集结完毕,又往前推进了几公里,在一个叫曼歪的地方驻扎下来。
   我们的车队停在公路沿线,左侧是一个小山包,团里安排1营1连进行警卫,负责左翼安全。1连则安排了一个排,占领了制高点,挖好了工事,便于夜间防守。右侧是一片稻田,庄稼长得很不景气。距离部队500米左右,有一个小村庄,紧靠小山脚,稀稀拉拉的住着几户人家。部队住下约半个小时以后,附近出现了一些缩头缩脑的人。有些好奇的孩子,还老远的跑到车队跟前,他们是来看热闹的。过了没多久,从小村庄方向来了一队人,大都是老人和妇黑龙江最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是女。刚到异国,在新的战地,大家都睁大了警惕的眼睛,有的甚至拿起了武器。等他们走近以后,只见他们抬着开水,是来慰劳部队的。我们对越南当局感到十分的气愤,对越南边民也存在着戒心。进入越南后我也想看看越南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现在看到这些边民长相和我国两广一代的人差不多。他们友好的给我们送茶送水,倒叫我对他们有了一些的亲切感。这时,我想的很多很多。我军奋起还击,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也给长期受排挤、压制的越南边民出了气,解了恨。我军来到异国,秋毫无犯纪律严明,已赢得越南边民的信任。单就越南边民给我军送茶水一事,充分证明了我们自卫还击作战是正义的,而正义之师将会处处受到欢迎和拥护的。这时我在战地日记中写道:“疾车过界河,转眼到坝洒。逃敌多狼狈,我军勇拼杀。越民闻军驻,老幼送水茶。自卫还击好,健儿保国家。”当然,我们对于老百姓送来的茶水,谁也不敢喝,因为毕竟是在敌国,谁知这儿的老百姓会不会给水里放毒呢!等他们走后就只有把茶水全部倒掉了。
   随着红日西沉,异国的第一个夜晚降临了。天黑前,各分队派出了警戒,大家就在路旁或在军车里过夜。附近有一座老百姓的茅草房,进入战区有群众纪律,是不能进入群众家里的,连部就选在房檐下。这时公路远处的山沟里,点起了团团的火堆,这是友邻部队正在清剿残敌。前方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炮声,友邻部队正在和敌人作战中。
   目前的局势是这样的:2月17日我军全面进行自卫还击,均已突破敌人第一道防线。在云南方向(西线),进行正面作战的是友邻13军,他们拿下了坝洒、保胜、谷柳之后,目前正在对柑塘之敌进行攻击。我师从四川一出发,就成为昆明军区前指战略预备队。当前我部是柑塘战斗的预备队,主要任务是保障39师的右翼安全,随时准备参加战斗。柑塘之敌系越军第345师,他们凭借着坚固的工事,仍在柑塘磷矿一线负隅顽抗,现在13军正在和敌人进行着激烈的柑塘争夺战。
   这里是典型的亚热带地区,当前正是旱季,白天吉林有那些癫痫医院天气很热,身着单衣还嫌热。地里的蔬菜长得还不错,蒜苗长得又粗又壮,苤兰一个足有一斤多重,地里的南瓜已经熟透了,完全可以食用了。到了晚上由于没有蚊帐,蚊虫成群的扑到人们的面前,叮的人很难入睡。为了防止蚊虫的侵袭,我们不得不用毛巾或军帽包住面部。初来战场异国的夜晚显得非常恐怖,除过远方不时传来阵阵炮声,而后就死一般的宁静。前半夜大家拿出塑料布铺在地上,挤在一起和衣而卧。到了后半夜寒气袭人,只好忍耐着。有的同志上车去休息,这样或许还好些。
  
   进入越境敌骚扰
   (二月二十三日晴天)
   清晨,时针刚指向7点,前方连续的炮击就开始了,数万发炮弹的连续爆炸声憾天动地,半个多小时后才慢慢的停下来,后来枪炮声响成一片,这是友邻部队在柑塘和敌人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今天我团作为柑塘战役的预备队,随时准备参加战斗。
   吃过早饭后,部队开始换发新的被装物资。为了战斗的需要,给每人发了一套布单衣,作为战斗服。原发的71式单衣,因为耐火性能差,负伤后又容易感染,才在战时淘汰了。同时还配发了防刺胶鞋、背囊、尼龙吊床、军用毛毯和一张塑料布。这张塑料布既是我们防寒遮雨的工具,当我们不幸“光荣”时,他又是包裹遗体的物品。这些物资大部分都是刚出厂不久的新产品,是首次装备部队的。我发的防刺胶鞋是元月15日才出厂,是由昆明军区后勤部发给作战部队的。
   白天,我团又向前推进了几公里,来到了曼歪地区待命。驻地附近是越军的一个小营房,看样子住的是一个工兵连。现在,我们的团指挥所就住在这儿。我们通讯连距离团指挥所不远,住在一户老百姓的院坝中。各班分别住在房子的周围,电台就架在房檐底下。这家人看来条件还不错。越南边民一般都住的是草房,屋内的摆设还是较好的。由于部队有规定,谁也不能到屋子里去。从外边望去,正面的墙上悬挂着胡志明主席的画像,屋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扔了一地。昆明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床上放了一口打开的箱子,衣服零乱的放在上边。桌前的日历翻在16日。看样子这家人是在2月17日凌晨,仓惶出走的。这家门前丢下了一张照片,是越南几个青年姑娘合影的照片,我和战友们捡起来看后,我顺手放在背囊里,成为在越南作战唯一的纪念。猪圈里的大猪不见了,只有小猪偶尔跑回来转了一圈又钻不见了。家中的几只鸡好像不知道战争已经来临,仍然悠闲的在院中转来转去四处觅食。
   今天,团后方指挥所又为部队补充了一次食品,还为部队送来了一些水果。听着前方断断续续的枪炮声,大家都显得十分激动,三个一群五个一堆的议论着,人人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即奔向前方,狠狠打击敌人。大家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白天,迎来了曼歪的夜晚。

共 629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