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丹枫】队里的树园子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散文
破坏: 阅读:1312发表时间:2018-07-24 19:10:53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前,家乡几乎所有的村庄都有一个属于集体所有的树园子。至少在我的家乡甘肃永昌是这样。
   这种树园子大小不一,大者有二三十亩地,如我们村的园子。小者不过七八亩地,如邻村的杏树园子,不过七八亩地。种的树也各式各样,大凡在当地能够成活的树木都可见到,当然,多是常见的杨、柳、榆、沙枣、杏之类。
   只所以不用更加乡土的如村里、乡村之类的说法来命名这篇文字,是因为我固执地以为,这个记忆中的园子只属于那个当时被称为“队”的村庄,而不是现在被称为“社”的村庄。虽然,村庄的名称末变,但是,园子已随着“队”的结束而消失了许久。
   家乡人对种树是十分热爱的。家乡的村庄大多以姓为名字,但是也有以树命名的,如一个叫黑树庄的就是,据说不知何年前有一片黑压压的树林。还有如“四个墩”,除了有四个土墩之说外,口头传说中指村口那一排修剪整齐,有四个明显层次的大树,远远看去,犹如四层树墩,年幼时这些树们还在,不知这个说法是乡人杜撰还是臆想,但是乡人对树的热爱由此可窥一斑。
   队上的园子该是兴起于上世纪五十年代集体化的时候。那时的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如今土地和水的珍贵,每个村庄都会选一块沙砾多的、在村庄西北的土地做为园子所在,主要是考虑常见的西北风。我们村的园子就在村庄西北三面环路,一面为崖的地方。每到夏天,村头的水沟中总有些许细流,除了乡人为涝池积积水以外,大多都流进园子。所以,园子总是绿草萋萋、绿树成荫的。
   以前种树时也不如现在的这样讲究,花钱买来育好的苗木栽种。而是春天修剪园子时,选一些粗壮、笔直的桠枝,剪去所有的毛条,然后在涝池中选一个向阳、安静的所在,把粗的一头放入水中泡上,十天半个月后,就会长出密密的粗壮的根系来,然后在某一天,队长喊上一嗓子:今天种树,于是,男女老幼都扛苗拎锨,一窝风地去园子里面种树。于是,在一年一年的往复中,那园子就有了规模。有时候也有乡人悄悄地在树苗中拿上几棵,种于自家的房前屋后,对于这样的行径,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但是,队长会在某个晚上的会上含沙射影地骂上几句:别以为偷了公家的树苗我不知道,那些树苗从哪个树上砍下来的老子都一清二楚。只是你自己种了,我就不说了,下次非扣你家口粮。
   因为园子,村庄就有了明确的标识。杏树园子是因为里面的杏树多,沙枣园子是因为里面的沙枣树多。村庄也因为园子而鲜活起来,到了杏黄季节,一些嘴馋的乡人会约上邻家:走,上六队的杏树园子摘些杏子。或是在干活的空隙,故意掏出几个来,这是我侄女他们庄上的。那些不经意间流露的自豪,不只是对园子的赞许。
   因为园子,家就有了明确的目标。那些来来去去行走在路上的人,不管是回乡的游子还是初到的异客,总是先看见园子再看见村庄。看了园子,也就看见了村庄。于是,每看一个园子的出现,都觉得到家的路近了,又近了。
   因为园子,本来单调的家乡颜色就生动起来。春天,麦子刚刚播种,大地还是一片灰黄,可那树的枝头就悄悄地开始变色了,先是若隐若现的,既而逐渐发亮发翠,紧接着,叶芽就会冒出来,总是先绿了村庄的颜色。而园子地上的草,也会在某一早上探头探脑地现出一癫痫诊断要做什么检查片嫩黄。于是,在园子的带领下,整个村庄就变成了绿的世界。到了秋季,地里的庄稼从开始变黄一直到收割完成后,那园子的深绿仍然坚守在村庄旁边,直到深秋来临。即使在冬季,那高大的树们也在单调的土地上撑起一片凹凸来,何止不是一幅风景。
   因为园子,既是有风口之说的家乡“占路道”一线的村庄,在园子存在的时候,风也小了许多。常常,大人们抽着旱烟,听着风中“哗哗”作响的树,春天说:幸亏这些树,要不地就吹干了。夏秋说:要不麦子就麻哒了。冬天说:树挡了不少风呢。
   乡村人们对园子是无比爱护的。除四武汉哪个癫痫病医院治疗更有效周修起一米多高干打垒的防护墙外,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便宜还有人一年四季地守着。不是怕贼,而是怕意外撞入的牲口或者不知轻重的孩子们,破坏那些幼小的树木。胳膊粗的枝条要四五年长呢,老人们总是告诫着。而村庄的孩子最美的游玩场合都是在园子里面。捉蚂蚱、扑蜻蜓、掏鸟蛋,打沙枣,总会在园子流连忘返。女孩子好些,最多就是央求邻家的男孩折几枝沙枣花、杏花,或是这些果实快成熟的时候,揪上几颗解馋。而男孩子则不同,会爬上树的顶端,在那晃晃悠悠中得意洋洋;还会折一些指头粗细的杨柳枝条,做一种“口哨”。最可气的时候,是折枝掐花,杏花开了,沙枣花开了,折上一束。找一瓶子插在水中,家里立马就有一股清香;或者在果实刚刚青中泛黄的时候,就偷偷地先尝为快。这样的时候,总是大人们呦三喊四的时候,那折去的嫩枝,恰恰是来年花蕊的所在,今年掐了,明年就会少开许多,同时,爬树还有一定的危险。可这种也是孩子们玩的最疯的时候,常常是听见大人的叫声,或者是身体在密不透风的顶端和大人捉迷藏,或者是偷偷地从另外一面溜回家去,然后装出一付没有去过的样子。小时候的一个伙伴,就因为爬树而拐了腿,从而留下终身的遗憾。
   大概是七十年代中期,生产队要盖草棚,需要两根大梁。有人主张把园子里面的大树放上两棵,可争论许久后,还是派了几个劳力,赶着马车去了凉州。几天后,乡人拉着两棵远没有自家树大的白杨梁回来。有人揶揄:大清早上了趟凉州,想着去找个丫头,拉回来两个木头,进门时摔了个跟头。队长把黑脸一拉:自家的长在地头,别家的横在墙头,算不清就是个懵头,再胡说咬掉舌头。
   而如今,那些园子早已不再。但是心中关于家乡的那片绿,却是我无法挥去的一个念想。

共 217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癫痫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