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佛国世界,纤尘不染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1360发表时间:2015-08-29 19:03:53    1   江南好,依旧花如雪。   他骑着马,马蹄哒哒,走过江南的青石板小巷。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他的心,也如这不揭的春帷。   他的叹息,是心底忧郁的注释。   夕阳向晚,他的叹息长长传出来,荡漾在小巷深处。   突然,小巷楼上,楼门吱呀一声打开,一盆水倒下,如一场雨。在雨中,他一身精湿,抬起头来,然后呆住了。   楼窗上,有一张脸,如一盘丰盈的月亮。   这一刻,江南远去了。   这一刻,如雪的落花远去了。   只有一张脸,定格在江南山水楼台间。   女孩见水淋湿了他一身,惊叫一声,又忙捂住了嘴。   他就那么呆呆地站着。   向晚的虫吟响起,向晚的燕子叽叽喳喳地归巢。   他骑在马上,站在江南小巷中,仿佛想一直站下去,站到地老天荒。女孩急了,喊一声:“哎,你……没事吧?”   他一激灵,醒了,轻声问:“姑娘,刚才是你浇我的水吗?”   女孩又愣愣,看他傻傻的样子,咯咯一笑,身子一闪,楼门一关,一张如月的脸不见了。远处,有歌声传来:“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歌声如纱巾,在他的心中轻轻拂过。   他叹息一声,任马儿驮着自己,坎坎而去。   他以为,从此,自己将与那张如月的脸儿再难相遇。   他走遍小巷,日日来去,小楼依旧,青石板小巷依旧,江南曲子依旧。可是,小巷里,再也不见那个女孩的影子。   他走遍小桥流水。   他走遍小镇巷陌。   那个人影,那一声清亮的笑声,却如佛指上一朵花儿,轻轻一弹,无踪无影。就在他准备打马远行时,又一次意外地见到那张脸,那个人。   清清湖边,柳丝如带。柳丝深处,一个女孩抚着栏杆,站在那儿,向远处望去。她的眉尖皱起,拢着一段如烟的心思。   他愣了愣,忙走上前去,长长一揖:“朱白书见过姑娘。”   女孩一惊,回过头,看见他,愣了一下,猛地想起什么,又咯咯笑了,大概觉得不礼貌吧,极力抿唇忍住,望了他一会儿:“你是朱白书?”   他一笑:“朱白书还有谁愿意冒充?”   女孩不信,又补一句:“你是仕女画家朱白书?”   他点点头,想说什么。那边有女子脆声喊道:“姑娘,姑娘!”女孩哎了一声,望着远处树木掩映的高楼,轻声告诉他说:“那是我家,小朵丫头喊我。”说完,纤手一挥,云朵一样飘远了。   风,吹着柳丝,如淡淡的绿烟。   柳絮如梦,飘飘悠悠,满天飞舞。   2   他回到旅舍,决定不走了。   他关上门,铺上宣纸,一支羊毫勾丝走线,着色上彩。一天时间,一幅仕女画出现在面前。画中一个女孩,眉头拢着一段烟一样的哀愁,倚着挂杆,望着远处。女孩长发随风,裙裾飞扬,眼眸如水,顾盼之间,脉脉含情。   他打听了,女孩名叫如画。   他笑笑,给画起名《如画江南图》,钤上自己的印章,红得如一颗饱满的心。   这日,一顶大轿到门,停下。本府王知府从轿中出来,见了他,长长一揖:“下官久闻朱兄之名,未见其人,今日一见,果如云中之鹤山间之松!”   他无奈一笑,迎客入屋。   知府大人一边品着茶,一边随意谈着,谈书法,谈茶道,突然话风一转道:“听说朱兄神笔,绘有一幅《如画江南图》,能否让在下欣赏一下,一饱眼福。”   他呵呵一笑道:“有何不可?”   说完,从箱子里拿出一轴画,徐徐展开,画中女孩,面目如桃杏,身条如弱柳,向远处望去。王知府见了,抚掌长叹:“妙品,不,简直是神品,让在下可是大开眼界。”   他摇摇头,谦逊地一笑,收回画,放在箱中。   王知府仍不走,默坐一会儿,捋须一笑:“学生也深爱书画,尤爱朱兄书画,此画如能卖给下官,下官感激不尽。”说完,仿佛怕他不愿,忙伸出一指,“一万两银子,一分不少。”   他摇头一笑,表示不卖。   王知府急了,伸出五指:“五万如何?”   他眯着眼,仍微微摇头。   王知府一咬牙道:“十万。”   他开口了,慢腾腾道:“千万不卖,遑论十万。”   王知府沉了脸,站起来,一抖袖子走了。   他知道,王知府并不爱画,甚至不懂画。   他知道,要画的是当今圣上。   圣上最近发下圣旨,江湖上有人买得朱白书最新画作的,一旦献上,将赐予侯爵。知府来此买画,不为别的,为的是自己的侯爵。   这些人,谁知当今圣上之心啊?   他默默地站起来,望着窗外。下雨了,江南的雨啊,丝线一样,沾衣不湿。这雨淋不湿漂泊者的衣服,却能打湿一个漂泊者的眼睛。   当今圣上,对他极不放心,一定要找到他,让他回京,羁押至死才放心啊!   他不是别人,是圣上的侄子。   他的父亲,是先皇帝。   父皇晏驾之夜,宫中也就开始了一场政变,一场密谋已久的政变。他的叔叔——当今圣上,连夜勒兵入朝当了皇帝。   对于自己的侄子,当叔叔的拍着他的肩,笑着道:“你爱绘画,就呆在府上,好好绘画吧!”   这,表面是关心,其实是一道禁锢令。   从此,他呆在府中,日日绘画。   他曾给叔叔一幅画,一只鹤在云天里展翅飞翔。叔叔一笑,将画送回来,那只翅不再飞翔,它被关在一只笼子里。   他愿做闲云野鹤,优哉游哉。   他视富贵如浮云。   可叔叔不,叔叔要用一个无形的笼子,将他一生禁闭。   他无奈,长叹,彷徨。   终于,一天,他趁监视的人不注意,钻入一辆粪车,出了京城,一匹马,一身青衫,奔向江南。他不想回京,他想将一生化成江南的一片云烟,潇潇洒洒,自由自在。   他画中所著名字,一律称朱白书。   他人在京城时,他的仕女画已传遍江湖,成为画坛一绝。   当今圣上要抓他,可又不便于将自己的丑闻和心事公布于世。于是,就以买画为名,在搜寻他的踪迹。他嘿嘿一笑,早已看穿其心计。   3   这儿是一个小镇。   小镇五水环绕,风清云白。小镇小,消息也较为闭塞。他觉得,自己呆在这儿,十分隐蔽,每日无事,他走遍柳巷阡陌。   每日无事,他会一身白衫,徜徉在春风里。   他的心,也如春风一样荡漾。   他和如画来往起来。   他无事时,每日会去如画那儿。第一次去如画的小楼,如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不错画一见,眼睛亮了一下,脸儿一红,低敛了眉道:“你……你来了?”   他微笑一揖:“特来拜访姑娘。”   如画回头喊:“小朵,小朵。”一个女孩应声跑出来,细嫩如一朵蒲公英,泡了茶,递给他,一笑退下。   从此,他成了这儿的常客。   他才知道,那日小巷木楼,是如画的一个表姐家,她在那儿玩儿,将水浇了他一身。   他笑笑,心说,难怪再去,已经不见了她的影子,让自己一番好找。   他教如画作画,画仕女,画人物,画楼台山林。这时,如画就会站在旁边,会默默地望着他,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蝶翅一样忽闪着。   小朵见了,就会在旁边一笑,轻唤:“姑娘。”   如画仍呆站着,静静地望着。   小朵再喊一声,如画哎了一声。小朵一笑:“姑娘眼珠子快掉了。”   如画脸红了,假装没听见,回过头,恰好和他的眼光对接在一起,又忙着躲开,望着外面的花树。花树上,一对鸟儿鸣叫着,其声如珠,流利婉转。   他的心,这时也如一片江南,迷蒙清润,水意绵绵。   那夜回家,他独坐书案前,拿着一本书,默默读着。这时,一个人影一闪,出现在窗外,用手指蘸一点唾沫一戳,窗纸上出现一个洞。   黑影单眼吊线,向里面望去。   他背对着窗子认真读着,十分入神。   黑影轻轻一笑,拿一根细香,点燃了,从纸洞塞进去,轻烟一缕,袅袅娜娜,弥漫一室。他长长伸了个懒腰,伏在桌上睡下。   这,是一支迷香。   然后,黑影推开窗子,一闪身跳了进去,径直扑向那口箱子,轻轻一拧,锁子打开,一幅卷轴出现在面前。   黑影打开卷轴,借着火折子晃动的亮光,终于看清画面,柳丝随风,一个绝世女孩,倚栏远望,眉目拢一段千古哀愁。   黑影一笑,拿了画就走。   第二天,小镇人得知,昨晚书生失盗了,被盗一幅画,听说很贵的。   大家都叹息着,只有他一笑了之。   他仍一如既往,去如画那儿,有时,如画也来客栈。花色水光在窗外招展,两个人,两颗心,在窗内咚咚地跳。   他仍教她画画,手抖抖的。   她看着他的画,可眼光如水,时时悄悄瞥向他,让他的心水灵灵的,如淋了一场江南雨。   那是一个月夜。   她说,我为你吹一曲吧!   她拿出一支玉笛,朱唇轻吹,一缕笛音,如一丝银线,袅袅娜娜,在春夜飞扬,仿佛泛着光,仿佛带着花香,仿佛带着一地鸟鸣。   他的心,在笛音中开放,一片鸟语花香。   笛音越来越低,沉入地下不见了,他仍沉迷其中,长叹一声:“姑娘笛音,让人一听,心神俱清。”   如画低着头,不说话,许久道:“如画对公子早有爱慕之心,今日此笛,代表我的心,赠送公子,不知公子能接受不?”说完,脸色如霞,递过玉笛。   他又惊又喜,忙一把接了玉笛。   他以为是梦,掐一把手心,很痛,不是梦。   他拍拍自己的脑袋,眼睛一亮道:“我漂泊江南,无物相赠,唯有一画,略表心意。”说完,从身边锦囊中,拿出一个卷轴,打开,画上一女子,正是她,眉染细烟,望着远处。工笔写意,形神兼备。   此画,竟是《如画江南图》。   如画睁大眼,轻声问:“不是听说,此画已经被盗。”   他一笑,得意地告诉她,被盗乃赝品,此画才是真品,那个王知府,白费了无限心事。他然后笑着说,此画如命,岂能轻易拿出让人观赏,岂不亵渎了画中人物。   如画望他一眼,红着脸轻轻道:“书呆子。”   4   第二天,他去见如画,如画不在。他忙问,她去了哪儿?小朵望着他,许久道:“你真不知道?”   他摇摇头,真的不知道。   可是,在小朵的话中,他感到一丝不妙。   果然,小朵告诉他,如画拿了他的画,去送给王知府了。小朵低着头,很愧疚地说:“姑娘不是那样的人,并非爱财如命啊。”   她说,姑娘经常把银子施舍给别人呢。   她说,可是,这次她竟鬼迷心窍。   他长声叹息,心想,不是鬼迷心窍,十万两银子啊,能让任何一颗心颤抖不已,能让任何人面对它,都会改变自己。   小朵叹息一声。   江南,又在下雨了。  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最好 江南雨啊,总是蛛丝一样,剪不断,理还乱,遮住了远山,遮住了近处的楼台,遮住了一切。他的眼前,又迷迷蒙蒙起来。身旁,小朵的声音响起:“公子,你流泪了。”他摇摇头,一笑:“不是泪,这是断肠的雨呢!”   江南的雨,真能断肠啊!远处,歌声从雨里响起:“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歌声中,远处山寺的钟声,一声又一声响起,扩散在雨中,也扩散在人的心中。他转过身子,一步一步向雨中走去。   小朵喊:“公子,你去哪儿?”   他一笑,回答道:“我已了无牵挂,还能去哪儿?”   是啊,湖北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他想,他已无牵无挂;世间,也已无牵无挂于他的人。他只身而来,还是只身离开这个冷漠的红尘世界吧。   细雨中,他一步一步,走向远处的山寺。   当一个和尚,这样,叔父也放心了;这样,自己的一段情也剪断了。   当寺庙的钟又一次敲响时,他准备剃度了。   从此,人世间少了一个王子,少了一个画家,也将少了朱白书,还有朱白书的画。山寺中,将会多一个和尚,一个以木鱼佛经为伴的和尚。   他轻轻拿出玉笛。   他对剃度老僧说:“师父,让我再吹一曲吧!”   老僧点头不语。他拿了玉笛,轻轻吹起来,夕阳下,笛音如水,搅动一夕黄昏,也搅动着他的心。他吹的是《忆江南》的曲子:“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他的眼前,一个女子,一身绿裙,向他走来,眉目间珠泪盈然。   笛声悠悠收起,他长叹一声:“师父,剃吧!”   师父拿起剃刀,耳旁,有人脆声喊道:“不要啊,快停下。”   他回头,一个女子,一身绿裙,从风中跑来,裙裾飞扬。女孩近了,来到面前,不是别人,是如画。是的,真的是如画,她红着眼圈问:“为什么?”   他淡淡一笑:“我心已死!”   她仍问:“为什么?”   他绝不望她一眼,淡淡地说:“画在,我在;画没了,我心也死了。”   如画拿出一张契约递给他。他愣愣,接过一看,是一个妓院的赎身契约:如画姑娘交来赎身银十万两,从今后脱离此院。   她说,她一直卖艺不卖身。   她说,她一直想找一个人,一块儿月下吹笛,西窗赏画。   她说,今天,她找见了,她绝不让他剃度。   那一刻,他的眼前一片迷蒙,山没了水没了,只有一人珠泪盈然,站在眼前。耳旁是老僧一声长叹:“走吧,你不是这儿的人。”   寺庙里,钟声响了。   江南,又飘起蛛丝一样的雨丝。   雨丝中,一只船上两个人。他们走了,去了哪儿,只有他们知道,只有江湖知道,只有江南的白云知道。 共 465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