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天涯征文】《傻女婿》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小说
   赵老太精明了一辈子,没想到最后竟然毁在了四女婿的手里。大女婿,正儿八经国企的煤炭工人,虽说当初是接的老爷子的班,现如今也已经退休,每月领着不菲的退休金。二女婿,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养牛专业户,家底丰厚。三女婿最不起眼,守着几亩地,一年到头累死累活也没多少收成,但赶上了好政策,土地优化配置,集约利用,几十亩的土地一下被征占,光赔偿金就几十万。唯独这四女婿傻傻呆呆的,吸烟喝酒,一旦发起疯来,顺手抄起农具就打人,往死里的打,挨千刀的,畜生啊。赵老太骂着,看着四丫头满脸的伤,心疼啊。一年多的日子里,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打成这样了,“离了吧,秀啊,娘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日子你咋还能过的下去!”   话是这般说,可在这十里八村还没有听说过谁家过不下去,闹离婚的。赵老太这土埋半截的人了,也是要面子的,她也清楚说这样的话,会被人戳脊梁骨,会招来非议。如若不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实在心疼的不得了,她赵老太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老话说的好啊,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她赵老太那可是苛刻,刁钻,精明了一辈子的人,只是万万没想到,临了竟然毁在了这四女婿的手里。   她是左算右算,怎么也没算到这最懂事最漂亮的小丫头,最后竟然嫁了一傻女婿。   赵老太有四个女儿,两个儿子。六个儿女个个出挑,女儿像是一朵花,一个比一个好看,儿子一个比一个帅气聪明能干有出息。   当年,这帮儿女那可是她赵老太全部的骄傲,女儿找婆家,她挑来挑去,没家底的不嫁,没工作的不嫁,模样不好的不嫁,八字不合的不嫁。其实,说到这,大概每个做父母的都有这样的心思,都盼着女儿找一个好婆家,能有一个好日子过。记得有这样的一句话,生得好不如嫁的好,想来也是有几分道理的。能够找一个好的婆家,对于女子来说,算是重生了。所以,每一个女婿都是经过赵老太精选细选的,她甚至还偷摸的跑去男方所在的村子,围着宅子转上几圈,看看风水如何。哎,真是煞费苦心啊。   至于这四女婿,也不例外,那当初也是她赵老太最得意最喜欢的女婿。四女婿林峰,本村人,和赵老太家只是隔着一条小河。三十多年前,林峰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赵老太也只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她领着四个女儿在河的这边洗衣服,林峰在河的那边玩石头。她一眼就望见了河那边的林峰,一身洋气的衣服,干净的小脸。林峰的大伯父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城市,听说还是一个领导干部。每月都会按时给老家寄东西,衣服了,钱了,老林家的日子过得那个滋润,在村里那是让人羡慕的幸福日子。林峰家是村里第一户有电视机的人,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70年代,家里放着一台能够唱戏,演电视剧,能唱能跳,还能多个频道换来换去的电视机,不表现癫痫的症状是什么能不说是特荣耀的事。每晚村里人都挤满屋子去看这稀奇玩意。赵老太好像当年也去过,好像当时演的是一出黄梅戏,叫《女驸马》。只是没想到,几十年后,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也像是这女驸马,受尽委屈和苦难,只是不知道这苦难何时才是个头啊,只能盼着日子过得快一些,消停一些。   当年,她打趣的问林峰,“峰啊,喜欢我家哪一个姐姐,长大了给你做媳妇吧。”大女儿和二女儿当时二十来岁,一听母亲这样说,羞了,把衣服丢在石头上,回了家。三女儿十二岁,四女儿八岁,姐妹俩只顾着在一旁玩水,完全不清楚母亲的那番话。   林峰望了望,伸出食指指着那边,“我要和她一起玩。”   “哦,秀啊,挺好!玩去吧!”林峰话一出,赵老太的脸上就堆满了笑,笑成了花。这也正合赵老太的意,秀和林峰年龄般配,这是她早就找人算过的。其实,她赵老太的心里早就有一番盘算,林峰的大伯父在大城市里,还是领导干部,等到时机成熟,他林峰说不好就去了城里做了城里人。如果秀跟了他,那岂不是也成了城市人,当林峰指着秀,说是“想要和她一起玩”的时候,赵老太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命里注定的,月老早就连好的姻缘。   林峰手指指向的正是秀,赵老太的四女儿。林峰做梦也没想到,就是当年的那一指,就注定了一生的姻缘。   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林峰长得更是帅气了,白皙的脸,高高的个头。登门说亲的不少,这时,赵老太也坐不住了,她也着急了。她托了媒人,准备去提亲。   “娘,不好吧,从没听说过女方要上门提亲的啊,你这样做,多难为情啊!”二女儿嗔怪的嘟嚷着。   “你还知道我是你娘啊,你算过你有多长日子没回来了吗,70多天了,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结了婚忘了娘啊,不知道娘想你啊,不知道娘有多担心你啊,娘想知道你日子过的咋样,有没有受委屈,你可倒好,一点都不想娘!”   “哪有,我哪有不想娘啊,家里真的很忙,再有这么远的路,小时间来不了,这不一有时间我就回来看娘了。”也难怪赵老太会有这一番埋怨,二女儿自从嫁人,真的难得回来一趟,就是武汉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在那她赵老太想见她一面都难。作为子女确实也应该理解父母的那番不安和担心,毕竟在家陪在父母身边生活了二十几年,一下出嫁了,离了家,离开了父母,从此不再围在父母身边转悠了,作为父母难免都会有莫名的失落感。当然,二女儿确实每天都在忙,那么多的牛,张着口等着吃草,每天每分钟,不是在喂草就是打扫牛场,真的是没一点空闲时间。   “英啊,你们姊妹仨都嫁的那么远,娘怕有一天娘动弹不了了,一口气来不了就去了,害怕见不着你们啊,这次娘是铁了心要把秀留在身边。林峰这孩子不错,你也知道,家庭也好。说媒的那么多,咱得主动一点。”   “可是这上赶着托媒人上门提亲,怎么觉得咱们秀没人要似得,非赖上他林峰不成了,林峰倒是好模样好孩子好家庭,可就怕是村里人说闲话啊!”   “谁舌头长愿意说就说去,到时候只让他流口水干羡慕。”   秀安静的坐着,听着赵老太和二姐的一番话,羞红了脸。   当赵老太托了媒人上门提亲的时候,林峰恰巧跟着姐姐出了远门,去了大伯父家。家里只剩下林家老夫妻。他们说是做不了儿女的主,还得等林峰回来再决定。林峰他的这一走,赵老太是即高兴又着急。她心想,或许没几天他林峰就留在城里了,毕竟人家的那大伯父是城里的大领导。想着想着心里就美了,说不好,以后她赵老太就进城看闺女,看看城市啥模样。想着想着心里就开始着急了,可这眼下他林峰和秀的事,这八字还没一撇啊。哎,等吧。   赵老太没想到,这林峰一去就是一年多,等再回来已经是二十岁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赵老太可没好过过一天,她盼着林峰回来,又担心林峰在城里定了亲事。林峰回来的当天,赵老太就打听了消息,他林峰依旧单身。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赵老太就去了媒人家,这次没费多少的功夫,媒人就回来了。   “喜事,大喜事,她赵婶啊,林家同意了。说是耽误了这一年多的时间,秀还一直没嫁人,足以看出秀这孩子有多痴心,这样,林家说,早些把婚事办了。”   赵老太听到这,乐坏了。好事要近了,她觉得浑身的神经都在笑。   就这样,林家办了风风光光的一出婚事,林峰穿着笔挺的西装,带着明晃晃的上海海鸥手表,淌过小河,迎娶了新娘。秀穿着大红的嫁衣,蒙着红盖头,坐在木车子上,离开了家,从河的这边去了河那边。   一开始的日子,像其他的夫妻一样,他们恩恩爱爱。一年之后,秀生下了儿子林笑。还在月子的时候,秀发现林峰有些怪异。他脾气暴躁,有时像是胡言乱语,说些摸不着头脑的话。当时,秀以为,大概就是累了,发泄牢骚而已。毕竟她刚生了孩子,还在月子里,林母伺候着月子,林父虽说也去地里忙农活,但毕竟年龄大了,难免有些吃力了。地里的农活就全靠林峰一人张罗,想想是够辛苦,够劳累的。   直到后来,秀无意间的发现,林父总是把一些药丸子塞进林峰的嘴里。尤其是春天一到,柳树要发芽的时候,林峰就像是发疯一样,说着胡话,吸烟喝酒,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这天秀也就只是说了他几句,林峰就瞪着眼,摸起家伙什恶狠狠的就要打人。秀不顾一切的护住孩子不受伤害,结果,林峰扬起的家伙什重重的打在秀的身上,秀一声没吭,但她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她努力的想夺下林峰的家伙什,但毕竟是女人,又是才出了月子没多久,身体还虚弱的很。结果,家伙什没有夺下来,反倒是脸上也被挠的青一块紫一块。也幸好,秀跑的快,林峰扔出去的板凳差点就砸在了秀的腿上。   秀抱着孩子,淌过小河,回了娘家。赵老太看着秀满脸的伤,就恼火了。“谁家夫妻不吵吵几句,也没见谁家男人把自己的女人打成这个样子,真狠心,真落忍啊!”   赵老太的两个儿子,看着妹妹受了这莫大的委屈,气不过,跑去林家要找林峰说道说道,二人进了门二话没说,按住林峰就是一顿好打。打的那林峰哭爹喊娘,林家老夫妻在一旁哭着,央求着。林父最后说了实话,说林峰当初也不是这样的孩子啊,是那趟出门害了他,才变成现在这般样子。   原来,那年十八岁的林峰跟着姐姐在去大伯父的火车上,遭到了坏人的威胁。那天,林峰是穿着一身漂亮的衣服,左手腕上带着精致的手表,拎着鼓囊囊的一个大包裹,兴高采烈的坐上了开往大伯父家的火车。没曾想到,这刚上车,就被小偷给盯上了,小偷拿着匕首顶在林峰脖颈上,他才只有十八岁,哪见过这情景啊,一下就吓坏了。一同跟去的姐姐也吓掉了魂,动弹不得。也就从那开始林峰变得胡言乱语,疯疯癫癫,像是个傻子。林峰在大伯父那里住了好一段时间的医院,医生说可以回去静养了,但是药是断不了了,因为大脑受到了刺激,很难痊愈,只能用药物控制发作,这也是林峰之所以一去就一年多才回来的原因。而一心想攀亲,指望着林峰能够做城里人的赵老太却是全然不知情。如若不是赵家两兄弟不依不饶的这般打林峰,想必,林父还不会说出这隐藏了这么久的秘密。   “叔求求你们,饶了他吧。峰儿死里逃生,保住了这条性命,没想到最后落的痴痴傻傻,可怜啊,我儿可怜啊!”林父说着,老泪纵横。   “他可怜,我们秀就不可怜了,咋就瞎了眼嫁了他!”   ……   赵家两兄弟回去如实告诉了赵老太这惊天的秘密,赵老太气的背了气,晕了过去。她赵老太活了一辈子了,精明了一辈子了,做梦也没想到,最后竟然吃了这憋屈。她一心想豁出这张老脸不要了,去林家闹一场,然后便劝秀离了。可愣是被秀给挡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下了,秀不肯,秀是一善良憨厚的女子。   “离了吧,秀,娘实在是心疼啊,都怨娘,都是娘的错,娘对不住你啊。”赵老太劝着秀,或许离了,是秀最好的结果。   “娘,不怨你,我不离,我还有林笑,再怎么说林峰都是他的亲生父亲,我总不能让他们父子骨肉分离吧。”   “秀啊,我苦命的女儿啊!都怨娘啊,是娘害了你啊!”赵老太又哭上了。   “秀啊,我那可怜的女儿啊,这样的日子过的让娘揪心啊!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那该死的,挨千刀的歹人啊,你毁了我好端端的一个女婿,现如今变得呆呆傻傻,你的良心哪去了,毁了我女儿一辈子啊!”   ……   秀最终也没有离,她认准了一死理,不能让人瞧不起,要把家给撑起来,要活下去。坚持着,熬着,只要儿子长大了,一切就都好了。不能离,不能让人看笑话,不能让人戳脊梁骨,做人要有良心,要有志气,一定要把日子过下去,好好的过下去。   十几年,一晃就过去了。秀操持这家里家外,日子过的还算是可以。前几年,两位老人也相继都过世了,林父临了哭了,哽咽着,说着最后的话,“秀啊,对不住你啊,这些年,你受委屈了,我们老林家对不住你啊!”林父的眼泪流了满满的一脸,然后带着愧疚永远的离去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些年,作为老人,他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秀是个好孩子。这些年,林家靠她在努力的撑着,家才像是个家。   儿子林笑读高中了,一月才回家一次。这些年,儿子林笑就是她秀全部的希望。苦了,累了,只要一想到儿子,她就找到了安慰。林笑从小就是一懂事的孩子,学习也不赖。   林峰这几年发病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尤其是每到尘土飞扬的春季,他烦躁,易怒,发脾气,摔东西。秀都忍受着,林峰时不时还会打人,但无论怎样,这些年,秀没有再哭着回家,她不想再让母亲牵挂和担心,虽然只隔着一条小河,虽然她即便什么都不说,赵老太还是会知道。   日子一年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林峰的病越来越厉害,发病了,他整天的在外晃荡。逢人就问人要烟吸,满嘴的胡话。秀拉他回家,他狠狠的瞪着眼珠,“不陕西癫痫病医院去你家,你家有坏人!”当年的那一幕,真的是把他吓到了,吓傻了,这些年都过去了,他的脑子里还满是坏人的影子。只听说,当年那列火车上的乘客最后制服了坏人,扭送去了公安局,或许这些年都过去了,他们也早已出了铁笼子,又恢复了自由身,但他们的良心是否颤抖过,是否还记得当初的那个只有十八岁的被他们伤害过的孩子。   ……   “峰,儿子回来了。”林笑读大学了,为了省路费,一年只回家一次。这些年,秀终于看到了曙光,得到了安慰。儿子林笑从小就懂事,从第一次看见父亲发疯,往死里打妈妈,林笑就抱着妈妈哭了,他知道这些年秀的不容易,他懂得都是因为他。林笑读书很用功,他想,努力的读书,或许就是对妈妈最好的报答。   林峰也只有在听到说是儿子回来时,才会变得温顺一些,平静一些。或许在他那痴痴傻傻的意念里,还想着儿子,挂念着儿子。“儿子回来了啊!儿子回来了啊!”他像个孩子一样尾随着秀回了家。      ……   前几天,五十多岁的林峰又犯病了,抄起铁钩子打了秀。秀这次真是毫无防备,这些年来,秀已经懂得怎样保护自己了,可这次她真的没想到,林峰冷不丁的一下就打了过来。   秀的脸上都出了血,眼眶也青了。秀忍着,没去卫生室处理,她找到了一些消炎药吃了下去。她怕啊,一旦去了卫生室,全村人就都知道了,到时候风言风语的也会传到赵老太的耳朵里。她太怕赵老太知道了,赵老太如今已是九十岁高龄的人了,一辈子为了儿女掏碎了心,怎能再让她牵挂着,担心着。但是晚上疼的厉害,怎么也睡不着,秀偷偷的哭了。   这些年,秀偷偷的哭过很多次,白天她是一个女强人,努力的支撑着这个家,只有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的眼泪才会忍不住的流下来。这些年的辛酸,苦难,泪水流到脸颊的时候,仿佛觉得一切都变得风淡云轻,还要走下去,日子还要过下去。   ……   共 547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