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人间街道有相似的徘徊组诗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表白的话
◆南山南
  
   草木稀薄。大河不语。披着风衣的人
   走在那一端
  
   含鸟语而起的那些风,背着谁的背影
   远山临夜。有雾种下桑田
   敲木头的老者用眼睛闭上光阴
   成长的火就此少了
  
   堤坝让过一双赤脚。长出秋色的窝
   有没有水都自己活着
   它下去,红尘孤独,它起来
   红尘露出孤独
  
   星辰往南,院落空着
   路途剪不断头发,越来越长
   玄机散落。而梦想困乏
   仿佛百花遇到霜,蕊心被冷阻止
  
   天上没有风云。大雁带不走的水
   在人间拍打灵魂
  
   南山南,草木稀薄。披着风衣的人
   为什么是我爱的
  
   ◆秋风吹过了山岗
  
   与什么一刀两断。秋风没有形状
   与什么共同举起刀,秋风没有形状
  
   扣在黄土的脚趾,卑微,渐凉
   沙沙响。大地低沉,秋天沙沙响
   漫天沙沙响。从头到脚
  
   禅香漂在河水里,下一个港口为谁念经?
   秋天越来越近。我归于瘦削的日子
   侧影如云
  
   蝶影选择了夏末的命,雨更远了
   台灯在深喉中亮着
   诗歌走下白纸,看到的翅膀在天堂
  
   土地沉默。土地被我翻开一个夜
   尘埃奔到我时,秋风彻底吹过了山岗
  
   ◆后来,菊花也落了
  
   后来,菊花落了
   篱笆模糊。离开的颤抖与空气为伴
  
   颜色无相。脂粉再不能回头
   不蓝也不灰的草长出来
   我于是写到安静
   鸟影如石子,打疯了湖水
  
   人群早哑了。万物混迹
   慢慢消失的云雀看不见门口冰凉
   慢慢消失的,都是光
  
   旷野如日月。薄衣人越来越薄
   她沿着汉语找自己,遇到虚无的保暖期
   风吹起来,天下尽是离别
  
   后来,菊花真的落了
   一步武汉治疗癫痫哪个医院好千年。把我种在第一朵菊花中的人
   再也回不来
  
   ◆黄花黄
  
   怎么落,怎么开放。黄花黄
   旧庙传来钟声,老树根须越发深
  
   果子把轮回死在秋风中
   每个果子,都是一本无皮书
   但它说不清楚,我怎么把影子别在眼角,或指纹上
  
   空地越来越大,标注季节的叶子伤害着我
   人间的河谷多么低
   枫红如血。有歌曲的悬崖上,吊着风的余生
  
   深浅皆可。黄花黄,在小镇虚度
   睡不醒的都是采药人。诗意不辩东西
   向远方咽下哭泣
  
   怎么落,怎么开放,像刚刚离去
   黄花黄啊。我一想你,就轻得不能自已
  
   ◆无限眷恋
  
   走了多远了。从红里看到红,从雪里看到白
   梅花不来,天空分成六瓣
  
   薄绸子捻成蕾丝。人间细碎
   记起江山在哪首诗中私语
   马踏流年。头戴桃花的女子拈着你的纽扣儿,不肯走
   你在后世醉酒,成为她的家乡
  
   风语传来,她在中间替春秋涌出清泉
   她是最甜的果子,被你一咬
   就掉了出来。帘又落,没有斜阳能追得上
   史书难记,桃花又开了多少遍
  
   走了多远了。从水里看到海,从栏杆看到阑珊
   结局打开。世界分成两端
  
   ◆念兹在兹
  
   风不留门。我设想一只烛火晃来
   在“你”这个意思里开怀
   尺寸为一段丝巾——你是这诗歌里
   织成它的人
  
   日夜都好。在远如无望的星光下
   梦呓自由自在。挑几分眼下的霜雪
   洛阳哪里专治癫痫病再融化。听故事的人不懂得我为什么
   拈着头发想讲话
   又为什么,弹弹桌面笑了
  
   这是无限的。被叮咛的一个声音
   是我额头向你的时刻
   密室被发丝扭动
   念兹,在兹——心上的色彩回了头
   辩认出两个古老又甜蜜的囚徒
癫痫病如何治疗效果好  
   就像全是河流,就像一个屋檐
   突然进入红灯笼
   风不留门。但有一个门后
   有一个给我唱歌的人,春风般游走
  
   ◆宛如
  
   就请西风转向,在霜雪不休的地方
   就请风雪留下,炉火已被点着
  
   必有一阵心动如鸟,在围栏外叼回月色
   在淡妆的屏幕上投出——亮
   氛围成为包围
   必有一盘留了一半的果子
   在等待相思
  
   就请声线再细一些,勒住腔调里的波澜
   就请影子再沉重一些,拖住要飞的人
  
   必有红着的脸,降临人间
   必有一次转身深伏,压灭枕后的星火
   必有迟来的耳语和酒
   醉了明天以后
  
   就请穿过这一城严冬,带走我的眼睛
   癫痫病医院用手术治疗效果怎么样就请进入那水,譬如我心,譬如朝露
  
   ◆至静之极
  
   然后没有河流。然后瓷钵装上世界
   在表面葬花的人,她替我清瘦
   在心上数凉水的人,她沉沉睡去
  
   然后开始想,到底想不想
   天空没有划痕,上方的蓝玻璃不言不语
   飞鸟带走烽烟,雪意不言不语
  
   我已入夜,黑色抱紧风声
   遥远的东北侧过身来
   白桦林挨个入梦,一遍遍递出巢穴
  
   至此你照见自己,在三角梅树下
   饮远方的江山。你走过来,走过去
   你不能忽而抬头,把我想象在身后
  
   然后我才是河流,沉沉。然后
   我无法言语,如沉沉。然后
   肩上飞出鸟儿——你趁着一片羽毛,喊我回头
  
   ◆怀
  
   生来如此,我总要活在江外的城市
   看到深雪处枯枝,念几声独冷的手臂
   额外的仁心绊倒过江河
  
   也比影子更单薄。颂词无几。我生来如此
   不高歌,也不大声哭泣。在去路看着来路消失
   白与不白没有区别
  
   更多的眼神只给未知。在山欲穷时
   隐回柳下。我无力撞击落霞之误
   就在慢慢里,回到慢慢的归宿
  
   风吹过去,花开过来。风吹过去
   我写:人间街道有相似的徘徊
   花开过来,绯红如我伤怀
  
   生来如此。春日曲,秋日曲,郁郁葱葱
   中间的旷野漫不经心
   我嵌在合声部——错过我的人啊,你可错过了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