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春秋】春之旅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景观
破坏: 阅读:957发表时间:2016-04-05 14:56:47
摘要:心中有春天,处处都是明媚,都是芬芳。
泸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

每一次坐上920路公交车,心情就特别的轻松。终于不用像雕塑一样坐在店里发呆了。不用在高楼林立的夹缝中,仰望头顶的一片天,痴痴等待燕子飞过的霎那。不用在穿梭的人流中,在拥堵的车海里,苦苦地问:春天在哪里?总感觉这不是回家,而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上了雁引路,车就飞快地行驶了起来。今天心里有准备,不愿在昏睡中错过一路的风景,所以在走的时候喝了两包咖啡,这会才能神清气爽地望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观树,欣赏它新绽的嫩绿。望着一望无际的麦田,欣赏它连天的青翠,勃勃生机。偶然也会看到来自城市的男女三三两两在路边的树道里低头悠闲地挖着野菜。这让我想起了网上流行的一个段子。说的是在城乡结合部,出城的车和进城的车发生拥堵,双方聊起了天。城市人说“我们出城看油菜花去”,乡下人说“我们进城看樱花去”。然后双方在心里讥笑对方“好无聊”。阳光很好,透过玻璃照在身上,让我温暖到舒坦慵懒。车载音乐放着一首首张信哲熟悉的老情歌,音量恰好,温馨恰好。车里乘客不多,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两边的景色。此刻的心情正好吻合了唐代诗人孟郊的一首诗:“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旷荡恩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不过那时这位春风得意的“诗囚”可能没想到,“旷荡恩无涯”并没有给他带来一生的荣华富贵,最后依然落了个穷困潦倒的命运。就这样一个小时的车程在纷乱的思绪中很快就走完了。
   这次回家是因为队上一位老人去世,接到家里人通知特意赶回来帮忙的。我的任务依然是帐房,时间尚早,也就不慌不忙地走着。街道空荡荡的,整条整条的巷子有时一个人也没有。远远看到老五家院里的杏树花开一片白,心不由得惊喜起来。近来一直在朋友圈里看大家晒杏花谷的美景,很是羡慕,心痒痒的。当我站在树下的时候却看到了另一种景象,那远远看着如雪山之巅的白,竟然是一片假象,没有想像的那么繁锦。心想我已经错过了它最美丽的年华。此刻应该正是“桃花烂漫杏花稀”的时候。不过这“淡红褪白”中的杏花依然美丽如故,开满了枝枝丫丫,细细嗅来,淡淡的清香依然醉人,偶尔有蜜蜂在其间起起落落地忙碌着。一片两片的残花满树都是,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飘零。仅依赖着那几乎看不清的花梗顽强地坚守着。让我真的担心一声咳嗽的震波,一个转身的微风都可能让她坠落。树下到处都是花瓣,有几乎枯萎的,也有刚刚飘落的。要是林妹妹看到这一切,她又会说“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正当我沉浸在这花事中时,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几时回来的?”这一声突如其来,着实吓我一跳。我不用看都知道是老五来了。我转过身和他站在树下聊了起来。
   “你也不招呼一声,吓我一跳”。我说
   “你到我家来了,也没招呼呀?站在树下看啥?是等着偷杏还是想要采花?”他笑着打趣我。
   “你家的杏还用偷吗?今年这花咋不繁,这么快就落了?”
   “你错了,今年的花繁得很,只怪前一段时间一连两天的大风,咱家在河边,又没围墙遮挡,大部分都被吹落了,剩下的好多也变成了残花,根本就没能力授粉的,今年的杏会比去年少很多的。”
   “杏树是怎么授粉?”我忽然好奇地问道。
   “自花授粉呀,你个脑残这都不懂。”
   其实我还真的不懂,在自然科学方面,“脑残”二字我是当之无愧的。
   告别老五家,依然沿着敬林路向村南走去,远远的已经听到喇叭里播放的秦腔戏了。如今在寂静的乡村里只要听到喇叭响,那就是两种情况,一种是民间红白喜事,一种是官方收电费。走过一排整齐的楼房,一片菜地豁然出现在眼前。这原本是队里碾麦的大场,早已废弃不用了,卖宅基地又地方太小,于是就让附近的人开成了菜地。这时正是栽种季节,整个菜地被各家各户切割成无数小块,就像一个超级棋盘,在那有限的地区内,恨不能栽尽所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效果有的菜蔬,再过一段时间这里就是村中间一处景观,高的有西红柿,黄瓜,江豆,梅豆,丝瓜。中间一层是茄子,辣椒,下面是青菜,香菜,韭菜,大蒜。到了成熟之季更是各种颜色,各种形状,各种口味,争光争水争艳争宠。淳朴的乡亲往往不分你我,我家没有的去你家摘,你家没有的来我家摘。地中间爽朗的桂花嫂子正背对着大路蹲在那忙着栽啥,远远的看不太清楚。只看到她那硕大的屁股和案板一样的背。我提高了声音喊道:“这是谁家把两片磨扇放地里了,还会动。”桂花嫂子拧回头看到是我,笑着回敬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阎王殿没关门,把鬼放出来了。”
   “你小心晚上鬼上身.栽啥哪?桂圆嫂子。”我边说笑着边向她跟前走去。
   “我要是桂圆,你就是西瓜,低头都看不见自己穿的啥鞋了,还好意思说我,我栽辣子那。”
   桂花嫂子这几年日子过得特别顺心,人人羡慕。大方热心,不拘小节,爱开玩笑的性格赢得了老乡们很好的人缘和口碑。所以只要她在那里,笑声就在那里。桂花嫂子在热情地介绍着她的那一分多菜地,这绘声绘色的介绍迅速在我脑海里勾勒成画,影像成景,涌动成诗。这时老五走过来了,他叫我:“你回来给人家帮忙来了,还不赶紧走。光知道跟你嫂子调情。”我连忙答道:“走走走。”和桂花嫂子说过再见,就转身走了。身后还传来她热情的声音:“以后回来,嫂子地里的菜想吃啥随便摘,绝对绿色食物。”
   “好的,谢谢嫂子!”我回头应道。
   唐朝诗人杨巨源有首脍炙人口的诗《城东早春》,诗中写道:“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
   春天来了,当我们呼朋唤友、携妻带子去赏花、踏青的时侯,为那桃花林、杏花谷、万亩油菜花所陶醉折服。往往忘记了,这些都是那些普通的劳动者一株株、一片片辛勤付出的结果。文学家,艺术家是春的赞美者,讴歌者。那些栽柳种桃的普通人却是春的谛造者,设计者。

共 226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