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莲(散文)

    (一)六月莲灿喜欢荷花,当然是致命的喜欢,命中注定的喜欢。有些文字,天生带着禅意。比如荷花二字,吐气如兰。不动声色地,一种脱俗的静寂之美,无形中团团困囿了自己。这幽寂,有些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走过】老井,村庄明净的眸子(散文)

    皎月泻下一缕清辉,星星就开始进入梦呓,猫头鹰闷叫了几声,像是低沉的鼾声。在这仲夏的夜里,黄土坡隆起的腹中,麻花沟泛起的胎音绵绵不息,怦怦不绝。山村乖乖地蜷缩在大山里,丘上的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逍遥山庄,屌丝们的乐园(散文)

    早就听说泽州县下河村的逍遥山庄了,不是说它如何闻名遐迩,如何竟黄山美景,仅仅是因为它离我很近。一直想去看看它,然而,久居穷山恶水的我,很怀疑它的“逍遥”,加上路径不佳,故而久...[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过首阳山(散文)

    一首阳山,因“日出之初,光必先及”而得名。首阳山,又因伯夷、叔齐“二贤人”、“二君子”而闻名。大概因为这个名称雅致,所以全国各地叫这个名称的山岭并不少。据我所知,河南、河北、...[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老同学(散文)

    电话里那个沙哑的嗓音响起的时候,我心里亲切了一下。他的嗓子高中就那样,当时教室里装了二十几个青春期的男孩,许多人都是一副或沙或尖的怪喉咙。只有他,把青春之声保持到了现在。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蓓蕾之光】晚归(散文)

    22点了。有些人已经睡了,我依然清醒着。我爸还没回来,我不想那么早睡,因为我还有不会的题目要问他。我爸在周末早出晚归地工作,在外边要进行高强度脑力劳动,回到家又要顾着我学习,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走进军营(散文)

    军营,这个词给大多数人的感觉是绿色的,严肃的,而给我的感觉却是亲切的、温馨的。再次走进军营,是在阔别军营十六年2011年10月1日的下午。这不是我曾经的空军部队,是隶属于北京卫戍区的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报告文学】守土有责

    在谁的地盘上就由谁管理!“非典”肆虐,危难之时,生死关头,守土有责。为官不为,岂能敷衍了事?一分政策,九分落实。县区基层是“软肋”,缺人缺设备,情急似火形势严峻。县区快速反应...[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重游金徽城(散文)

    陈酿窖藏时间愈久,这味道自然愈好,那么在我的记忆里,有一坛老酒,舍不得喝,今邀李杜同饮,一起铺开《蜀道难》……——题记二十年前,一次出差,去过位于陇南的金徽城——徽县。人称那...[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东北】记忆乡村(散文)

    记得小时候,屯子前边三奶家大门前有一间碾房,在大门西边。老人说在东边是白虎,西边是青龙,白虎会伤人的。到了腊月家家淘大黄米,做粘豆包。这个时候碾子就闲不着了,天天有人家碾黄米...[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