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富贵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纪实文学
明朝,蔽塞的钟峪村,处在一个四面环山的盆地里。一条清澈的溪水河潺潺不息的流淌着,滋养了千百亩的良田沃土。四周高耸葱郁的群山,既是钟峪人的屏障,也是大山的困扰、阻挡,使得钟峪的人很少能走出去大山。宛如成了一个独立的王国。
   这一带的土地、山林大都是黄员外黄老爷家的。黄老爷黄锦善,为人和善谦恭,深得庄人爱戴。他是山庄里唯一的秀才!山庄在他的影响管理下,村风祥和,井然有条。宽大气派的黄家大院,几乎占了全村大半,大院分内院、外院。内院里,都是高大宽敞的殿台楼阁,住着黄家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在内院两旁的几十间低矮的土房里,住了十几家黄家的佃户仆人。这样彰显了黄家的富贵丰足。
   黄老员外黄立仁,虽然只读了几年的私塾,特别注重儒家思想的‘忠孝仁义’。他家不仅是这一带首富豪绅,儿子黄锦善还是山庄唯一的秀才。为了更加的‘门当户对’,他给儿子娶妻是山外贾员外的千金贾氏女子。
   贾氏秀丽端庄,知书达理,为黄家先后生了一男二女。九岁的小少爷黄继全聪明伶俐,读书入学三年,勤奋好学。深得学究先生的喜欢,免不了常在老爷黄锦善(他已执掌家业多年)面前夸赞。黄老爷听了,自然欣慰。
   一天,夕阳欲坠,金色的余辉映照出两个身影闪动。走出正院的黄老爷,见是两个儿童,刚欲转身离开,却发现其中一个竟是自己的公子少爷,不禁眉头一皱,走近了两步。看清了:一个是自己的少公子黄继全,一个是佃户长工白玖周的儿子白富贵。
   “富贵,我教你的‘三字郑州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经’,你可熟记?”
   “全少爷,我记住了。”
   “教你的字,学会否?”
   “少爷,我学会了。”富贵边说边拱手。
   “少爷,我,我今天没带礼物来孝敬您!现在秋天里,小鸟、小虫越来越少了,四五天,我也抓不到一只……”
   “你抓不到,我也不教你了。”全少爷生气地看着可伶的他。
   “少爷,少爷,我暂时抓不到,还能陪你玩呀,能给你当马骑。您在教我点吧!”
   “不行,我教你,还是偷偷的,被老爷和先生看到,一定受惩罚的。”
   “少爷,还是你命好。我们做奴才的不能上学,没钱读书……”
   ……
   “老爷,老爷,您在这儿?孙管家他们从山外回来了。”仆人六子边喊边向老爷黄锦善跑过来。两个孩童忽然发现了黄老爷,惊得慌忙逃走。老爷黄锦善看了一眼跑走的孩子,转身对六子说:“你去叫石头、木娃、大车他们来,搬东西,卸车。”“嗯嗯!”六子答应着跑开了,黄老爷也急匆匆地向大门走去。
   他这次安排孙管家去山外购买,不想到不足十日就已返回。这孙管家是从山外聘请里的,叫孙来运,年近四旬,精细稳妥,做事井井有条。深得主人的信任和赏识。进山几年来,办事细致缜密,毫无差错,更让黄老爷放心、喜欢。黄家觉得孙管家是外乡人,财物不易外流。殊不知孙管家每次外办,都会在财务上做了手脚,因办得巧妙,难以看出纰漏。这正是黄家的百密一疏。
   这次,孙管家买办较多,他又在密州城的《悦晟》客栈,存积了一百余两银子。每次的购买,他都有机会贪扣下钱财,而能偷偷地储存起银两。跟随他外出买办的两个仆人,忠厚淳朴,从不过问财务。黄老爷虽然多次让他把老婆孩子搬来钟峪村,并收拾一个小院给他住,孙管家说父母需要尽孝推脱了;让他把父母搬来同住,他又言父母故土难离推辞了。这样他更有机会回家了。
   孙管家不搬家人同住,还有一个原因:黄老爷不许奴仆的孩子入私塾读书。他记得主人说过:‘奴仆只能教化,不能教学。’教化使奴仆更忠实主人,没有思想的仆人,才淳朴憨厚,最听话。这时朴实的白久周走过来,黄老爷一指他说:“‘憨头’才是最好的仆人!”孙管家当时吓出一身冷汗来,以为自己被主人看出了破绽。
   是,憨头是最听话、忠厚的奴仆。淳朴的白久周的乳名叫‘憨头’他身材魁梧,憨厚直爽。他自己说过:这辈子是老爷的奴才,下一辈子,再给黄老爷当牛做马,他也甘心情愿。现在他家是黄家的佃户,连不足十岁的儿子白富贵,也是黄家的放羊娃。黄家最小的奴才!
   那天憨头回到家,没看到儿子,却见妻子汪氏忙着做饭。在红红的灶火的映照下,汪氏秀美的脸颊更红润了。已经离家数天,禁不住上前亲热。被汪氏一下推开:“闪开,别让孩子看到……”憨头忙停住自己的莽动。他感觉也累了,在凳子坐下来,看着美妻子的背影,又感念起黄老爷的恩德。
   黄家老爷对自己的恩情,天高地厚,像自己这样憨傻的穷小子,能娶一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妻子,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他的妻子汪玉莲也是穷苦家的女儿,从小在黄家做丫头,侍奉老太爷、老夫人。在他二十五岁那年,孤苦一人的时候,黄太爷做主,把十七岁的玉莲嫁给了他。一年后,玉莲给他生了一个胖儿子小福贵,从此他真的心满意足了。
   憨头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一说黄老爷,玉莲就不再理他了!有时还骂他是个傻憨头,是个笨蛋,甚至还多次要他带着全家离开这个地方。可是他憨头江西哪能治癫痫病没有别的能耐,只是凭着自己这把力气,给黄老爷的做工养活着全家。他离开这里了,怎么养全家哪?老爷的恩情还没有偿还,报答呀!
   那些年住草房的日子里,每到了多雨的季节,他忧愁的睡不着觉。多年的草房,透风漏雨,每逢雨天里外淋雨,孩子睡觉也没有躲雨的地方。五年前,按黄老爷的吩咐,他一家住进了黄家大院。虽然是外院低矮的土房子,但是一家人不再淋雨了。
   黄家外院都是低矮的土房子,住的全是黄家的佃户。佃户们,都给黄老爷立下了居住二十年的租赁房契。白憨头签下房契后,心也踏实了。妻子玉莲却骂他是个蠢憨头,已经‘上无片瓦,下无寸地’了,还要为黄家世代为奴。他虽然不明白玉莲怎么了?但是他知道自从搬进黄家大院,玉莲就没有舒心的笑过……
   汪家是黄家的佃户,家里穷的一家人吃不上一顿饱饭。这样还欠下主人家不少的租子。俊俏的小玉莲,从小聪明伶俐,八九岁被送进黄家做了使唤丫头。玉莲乖巧、勤快,深受老爷,太太的喜爱。
   玉莲十四岁的那年,黄少爷黄锦善考中了秀才,因为是本庄唯一的秀才,受到了隆重的庆贺。情窦初开的玉莲,从那开始喜欢接近英俊潇洒的黄少爷。每次见了少爷,她的心‘砰砰’的跳个不停,但还是常常找借口,往少爷的房间里跑。从开始的相互爱慕喜欢,慢慢成了难分的‘幽会’。后来他俩还是被老爷、太太察觉了。虽然对玉莲没怎么惩罚,也不那么喜欢她了,那玉莲还总有做不完的活和事。
   那一年的秋天,少太太贾氏娶进了黄家大院。贾氏是山外富家老爷的千金,清秀文静,知书达理。深受老爷太太的喜欢,家人的爱戴,小夫妻举案齐眉、恩爱有加。玉莲知道自己是穷人家的丫头,是做不了黄家太太。但是她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能做少爷的二房太太。
   两年后,黄老爷又给少爷娶了二房太太。玉莲只能偷偷的流泪,怪自己命苦。让她想不到的,第二年十七岁的她,被老爷做主嫁给了憨头憨脑的白久周。她不想嫁,可是她家也是黄家的佃户,爹娘也做不了主。为了怕爹娘受到责罚,只好顺从的嫁给了白家。
   白家是黄家的佃户,也是穷人家。白久周他娘死的早,又没有兄弟姐妹,和爹白石墩守着二亩薄田度日。一次采石中,白石墩为了救老爷黄立仁,不幸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死了。这几年白久周孤苦伶仃的一人度日。慈善的黄老爷见他一人孤苦,就把玉莲嫁给了他。憨头把那二亩地典卖了点钱,在老爷的操办下,总算把媳妇娶进了那两间草房。
   已经当家的黄少爷,做事比黄湖北哪家治癫痫好?老爷更精明。对自家的仆人关怀备至,让大家很是感恩,都尽力为黄家做事,憨头更是兢兢业业。
   老爷黄锦善虽然已有了两房太太,他还是常去找俊俏的玉莲。玉莲心里对不起憨厚老实的丈夫,越来越厌恶黄老爷和自己的偷窃之欢,但是对黄老爷这位她们家的‘恩人’也只能顺从。懂得认命的玉莲,唯一能做的就是偷偷的流泪。几次规劝丈夫带她带孩子,离开这个地方,被丈夫拒绝了。
   她不想孩子这样贫困屈辱的活下去,给儿子起名:富贵!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能大富大贵。可是,一个放羊娃,长大了,能有富贵吗……

共 3089 字 1 页 首页1
武汉儿童羊癫疯医院哪家最好hidden" name="id" value="59965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