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同题】遗忘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励志大全
《梦里楼兰》序一---我只要你开心
   我的天下唯独不能舍弃的是你,有你便有了大欢喜,大快乐,大满足,就算仅仅是远远的相望,静静的相待,或者长长的遗憾,你我都仅仅是历史那长长琴弦上偶尔跌落的音符,看这个满满的世界,谁又能如你一般,在电光火石之间与我奏出一个和音。
   丫头,从此后,这片蓝天里,这片文字里,都种满了我为你栽的花。
   我不敢说这里的花朵有多么鲜艳,或者它经过了霜,或者它淋过了雨,或者在皑皑的白雪中静悄悄地没有一点生机,但是感情之路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可能在你不开心的时候,这里的花朵就会停止生长,在你快乐的时候这里的绿叶都在微笑,在漫长的雨季的等待中你的天空都是阴霾而我的土地都是泪水。我说这些你懂么?
   我不是因为做作,更不会为了取悦,我知道那些你都不在乎,是我自己觉得这样很好,可能有一天我会离开,但是这片心情不会荒芜,等着你来看,来想,来听,来体会我。
   而雨季一定会过去的,并且拉着灿烂的春天。
   我能如一抹野草般看见你的微笑么?丫头,我只要你开心,你开心了,我就开心了。
  
   (一)蓝天的蓝
   春暖花开,林子萱去看望一个朋友。
   准确地说,是看望一个网上认识的文友。
   子萱抵达时,朋友携着妻子的手已迎到楼下,化疗化到头发掉光,戴个帽子,瘦得像根弯着腰的绿豆芽。子萱握握了朋友的手,随即跟朋友的妻子拥抱了一下,自我介绍道,“嫂子好,我叫林子萱。”顾恺的妻子笑,“我知道,你大哥在家总叫你萱掌门。”子萱就笑了,“嫂子,别听他们瞎叫。”顾恺的妻子携了子萱的手继续寒暄着,先是感谢子萱大老远地跑来看顾恺,再就说到了顾恺的病情,说着说着,眼圈红了。顾恺倒不在意,瞅着妻子一笑:“瞧瞧,也不知道让我们掌门进家坐。”顾恺妻子携了子萱的手,三个人上得楼来。
   顾恺的家在武汉市区算得上最好的楼盘,家里明窗净几,阳光鲜亮。茶几上摆着果盘,果盘里盛着切成块的梨和马奶提子。还有麻糖。还有麻花。林林总总。堆了一桌子。
   顾恺妻子递了一串马奶提子给林子萱后,便进厨房收拾中饭去了。
   顾恺给林子萱泡了一杯铁观音后,认真地说,“子萱妹子,感谢你来看我,中午就在家吃饭,你嫂子做的沔阳三蒸可是绝活。”
   顾恺是食道癌。
   坐下来攀谈,自言住院开刀,无法进食,看着别人吃咸菜都觉得是山珍海味。
   子萱看着顾恺刀条一样的瘦脸,想着从前,一米七多的大个,四四方方像块厚板砖,于是宽慰的话就有点说不出来。子萱转了话题,就问起顾恺的新书何时上市。顾恺说了,或许两个月以后,或许更长一点时间,虽然我是等不到新书上市的那一天了,但是,你嫂子会替我看到这书上市。
   顾恺对“死”字毫无忌讳,他对子萱说,现在活的每一天都是赚的,天天高兴。他说回来之后,还是吃不下东西,结果有一天晚上,实在馋了,试着吃了一小汤匙的鸡蛋羹,已经做好咽下去之后再返吐上来的准备,谁想竟然顺着食道滑下去了,堪惊堪喜。第二天晚上又尝试吃了两根细挂面,也顺着食道滑了下去,更是喜气重重。然后就是现在这样了。想吃什么就让你嫂子做什么。
   顾恺一生打拼,靠做钢材贸易起家,事业有成之后,拜师学书法,还陆续出了三本书,惟一的儿子留学在外,日子过得原本风生水起,谁知居然得了一个要命的病。以前他觉得能出名是幸福,能得利是幸福,能买房置业是幸福,孩子学业有成是幸福,但是现在,他感觉每天能吃上一口妻子做的饭才是最大的幸福。
   子萱感觉那一肚子安慰普通绝症病人的话,面对一个不惧死也不忧生的人,也就不必说出。
   于是就聊起了网站的一些人和事。聊着聊着,不知道为何就扯到了顾恺和他老婆身上。子萱问:“老哥,你和嫂子是怎么认识的?我倒挺好奇的,因为看过你的文字,记得你说过,嫂子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我感觉她挺有学问的样子。”
   顾恺笑了,得意地回道:“我第一次见你嫂子时,就知道她是我老婆。”
   那年我高二,从学校回到家里背粮食,当时院子里有好几架面条晾在那里,父母都在忙着给人压面条。走到场院边,我愣住了,一个长头发的女子坐在矮凳上纳鞋底,一针一针地,很熟练,也很麻利。我愣在那里,不是因为别的,是看见了她的脸和她的眼睛。那是一张怎样的脸,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反正看上去很美,是那种白里透红的美,是那种让人心惊的美;她的睫毛长、眼睛很大,也很亮、很灵动。有风把她的一绺头发吹散下来,搭在脸上,她轻轻地撩到耳朵背后。我站在场院边忘了进屋,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又望了她一眼,很不情愿地离开了。
   子萱听着,不觉抿嘴一笑,她笑时嘴角会微微上扬,显得妩媚而自信。这时顾恺妻子刚好进来收拾餐桌,她已经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是以插话道:“在妹子面前胡说,也不怕人笑话。”顾恺笑笑,继续说着自己和妻子的陈年往事。
   那时,我才十六七岁,之前,还没有那么特别在意过哪一个女子的姿态和面容,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为一个女子怦然心动。我到厨房去舀了饭,把菜拨到饭上面,手都有点抖。我又出来了,一眼一眼地看延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找那女子,又不敢大胆地看,只是假意似不经心地瞅着。她不知怎么发现了我在看她,就抬起头,看着我笑笑,她的笑很淡,很干净,当然很美。她问我:“学习怎么样?”我就走近了她,想和她多搭讪几句。可是,这时,母亲出来了,让我别边吃边说话,快点吃了拿上粮食去上学。我只好把碗端进屋里,囫囵地吃着饭。以后多年,我根本回忆不起来那天吃的是啥饭、下的是啥菜,因为我当时所有的心思都被你嫂子的样子吸引过去了。
   许是说话太久,顾恺有点喘上过气的感觉,子萱想制止他,但是,顾恺妻子用眼色拦住了她,她的眼里分明有泪,但是,却没有掉下来。
   倒是子萱有点泪奔的感觉了。这时,手机适时地响起,接起来,却是司机阿信在问,什么时间来接她。
   她想了想,告诉阿信一个小时后在楼下接他。
   挂了机之后,顾恺两口子赶紧招呼子萱吃饭。顾恺妻子可劲地给子萱夹菜,顾恺可劲地给子萱倒果汁。子萱是来者不拒,最后一杯时,她端起来,郑重地说:“我想敬嫂子一杯。”接着两人碰了杯,同时一饮而尽。突然间,顾恺妻子失声哭了出来,她说:“妹子,我真舍不得他走,他走了,你让我一个人怎么活呢?”
   子萱的泪哗地一个涌了上来,她不能抬头,也不敢抬头,她怕她的眼泪会招来女主人更多的伤感。
   顾恺拉住妻子的手,一下一下替她擦着眼泪,边擦边笑:“看你,奔五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咱们不是说好了,不哭的么?再说了,我们掌门事多,别把正事给人耽误了。”
   一句话,说得妻子倒不好再哭了。
   顾恺老婆拉住子萱的手,认真而热情地说:“妹子,下回你来,嫂子再给你做几样家乡菜。”
   此时,风清,云淡。可是为何?眼里会有泪?
   临走前子萱开口向顾恺求了一幅字--三年前调到武汉,思来想去,也没有敢向他求字,因为求来的字,不知道如何安放。放角落是她不忍,挂墙上是她不愿。如今他的字给她的感觉和他的人给她的感觉,就整个都不一样了,以前好比春花春鸟春气喧,如今却是一江静水澄如练。去岁有几天心不静,爱看江边秋月。夜坐堤岸,水拍崖响,头顶一星,云鳞如梭,虫唱入耳,万籁俱寂。坐上一时半刻,便又有胆量回去直面万丈红尘。
   一小时后,阿信来电提醒:“林小姐,怎么还不下来,下午你可是还约了郑州癫痫病能治么吉利新的王总。”
   顾恺两口一直送子萱送到小区门口,临别时,顾恺笑道:“掌门,别尽顾工作,也别总是泡在文字里,有空也谈谈恋爱去。”
   林子萱说,“你这是变着法子提醒我老了么?”边笑,边抱了顾恺妻子一把。
   阿信稳稳地把车开了过来,顾恺用他消瘦的手拉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关上车门,摇下窗,再回首时,顾恺夫妻还手挽着手站在原地。
   子萱的泪这时如满天杏花雨一般,纷纷洒落了下来,湿了胸前的丝巾。
   怕阿信看到自己的失态,子萱悄悄用丝巾抹了一把泪,不过,她的小动作还是被阿信看到了。
   阿信小心翼翼的递给子萱一张面纸,想问什么,但是,最终没问。
   说真的,这就是子萱喜欢阿信给自己开车的原因,他绝对不会多嘴,也绝对不会泄露自己的商业机密。
   车子缓缓驶出城区,子萱闭上眼,想起了《禅的智慧》的作者吴言生说,当一个人能够泯灭了包括“生”与“死”在内的一切对立,人生真的能够通达洒脱,左右逢源,触处皆春:“……自与他的区别云散了,就能领悟万物一体息息相通的情趣,培植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襟怀;生与死的矛盾化解了,就能打破生死牢关,来得自在洒脱,走得恬静安详,使生如春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那么,一个堪破生死牢关,握住幸福真义的人,也就与佛无二了吧。
   子萱在心里不断地说,但原人长久,但原人长久。
   “林小姐,快看,前面是东湖。”阿信惊喜地叫。
   睁眼,车窗外简直是一江湖水澄如练。
   湖水是蓝的,天是蓝的。一瞬间,就在那么一瞬间子萱感觉自己就是白云、就是风、就是鹰、就是云雀了。原来,人通过想象,真的可以享受着万物的自由。
哈尔滨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子萱笑,像是对阿信说,又像是对自己说,我真想将这湖水,这蓝天带回家。
   阿信就笑着说,林小姐我真搞不懂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说你诗意吧,你又是强势的,说你强势吧,你又如此感性,你简直是个矛盾的结合体。
   子萱笑,咧嘴一笑,我是个弱女子呀!
   阿信哈哈大笑,你是弱女子呀,真是没看出来。
   子萱笑完,掏出手机,飞快地写上一行字:
   有人爱着某种事物的时候,总想把它带回家。可蓝天是无法带回家的。蓝天只能阔大在屋顶之上,鹰翅之上、白云之上。蓝天上出生过庄子。蓝天是神灵之家,也是梦幻之家。蓝天就这样在岁月之外蓝着,在流年之外蓝着。我会一直在长江的尽头守望蓝天,渐渐地苍老,然后被蓝天一点点地溶化、消失。顾恺兄,珍之重之,任何时候,只要你一个转身,就会发现,天永远是蓝的。
   五分钟后,顾恺回:感谢掌门来看我。此时和你嫂子正坐在阳台上看蓝天,所谓世界,就只剩下蓝天和我们。当然,蓝天并不是时时都浩瀚在我们四面,它有时只是一窗、一帘、一孔、一隙。可只要能看到它那么蓝地高远在窗外、帘外、孔外、隙外,我就没有快要枯萎的感觉了。蓝天真的可以教会人作最单纯的化简。
   (二)瘦尽灯花
   在全球10亿辆汽车当中,每辆汽车中配备的吉利新设计制造零部件比例高达25%。作为全球第六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吉利新是诸多全球汽车制造商的合作伙伴,业务足迹遍及全球。自然来武汉后,吉利新就成了林子萱第一个要攻克的客户。约了许多次,总是找不到对口的人,契机出现在一个月前的一个早晨。
   那天武汉大雨,车子经过月湖桥时,发现前面有辆宝马抛锚了。林子萱让阿信停了下来,她示意阿信下去问问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五分钟后,从宝马车的后座下来一个五十出头的男子,一脸感激地上了车。子萱见他满脸满身的雨水,下意识地递了条毛巾过去。男子边擦边说,“小美女这是到哪去?”
   “去王家湾一带拜访客户,您呢?去哪?”
   “Thatsallright,到时把我放在摩尔城吧。”男人说,“要不是遇上你们,我至少得四十分钟才能等到援军,真是谢谢了,对了,小美女主要做哪方面的业务?”
   “汽车钢管。”林子萱回道。
   “巧了,我们可算是同行。”男人边说,边从西装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名片。
   展开,那上面写着一行字:王锐祥吉利新资材部副总。
   林子萱心里一阵狂喜,脸上却是不显山不露水。出于礼貌,她双手递上了自己的名片,道了声请王总以后多多关照。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林子萱得出一个结论:就算你再怎么需要客户资源,也不能表现的过份热情和喜悦,你得抻住点劲,过它个三五招之后,再表现自己的热情。这就如同现代的大学生,研究生。读的书多,未必就值钱,你的能力强,也未必会得到领导重用,你在公司的价值,在于别人怎么看待你,如果别人把你当作智囊,你的薪水当然高,但对方把你当作个花瓶看,给你的待遇自然好不了。

共 54056 字 13 页 首页1234...13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