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梧桐】给个爱我的理由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励志大全
(1)   六点,晚饭时间,平时十桌的餐位,就餐的却只有两桌。也难怪,周末嘛!谁都想轻松一下。雨晨是个宅女,除了办公室及宿舍,哪也不愿去。她的餐卡很少取过,就让它一直挂那儿。   周末的菜样比平时少,份量也不足。餐厅是给私人老板承包了,难怪会精打细算,大领导们在这吃饭时,饭菜都还不错。雨晨一看到那菜色就没食欲。但肚子饿着,又不能不吃。她夹了一筷子酸萝卜炒猪肝,菜还没到口,胃猛地汹涌,恶心,她本能地用左手将嘴一把捂住,跑向卫生间。   雨晨干呕一阵,呕得眼泪花花,却啥也没吐出来。这怎么回事,吃错东西了?但下午就喝了杯速溶咖啡,啥也没吃。肚子还空空的的呢。前几天吃麻辣牛肉干也是,可能太辣惹到胃,也是呕。没事,想着周一例会就会公布她升职业务主管一事,心景大开,心情美美的,她不由长呼口气又长舒一下。绝不辜负王总。加油!加班。   楼上开发室的电车声“吱吱”个不停,就像小时候裁缝来家做衣服的那种声音,亲切。雨晨拿着客人的样品单文件夹,上了二楼。客人过几天就要鞋展,只欠几个改纸板换材料的鞋品没完成。龙头凤尾,怎么也得在今晚把鞋板快递去香港。   她远远看到助理阿兰在包装台前,一起帮忙搞清洁擦胶水。阿兰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就如她当年刚来这厂打工时一样,年轻朝气。只是阿兰是本地人,她的家乡却远在湖南湘潭。   雨晨的直属上司叫阿冲,也是个大学出来没几年的年轻小伙,非常有个性。他知雨晨是王总经理带来的人,又没高学历,刚开始直接就是一副深度不屑的表情。但随着接触时间渐长,看到雨晨在工作中的效率及认真及配合度,总算释然并彻底放心了。雨晨就只差点英语知识。但一点也不妨碍她看英文样板单及英文合同。在一个行业呆久了,看也看熟悉了。   阿冲升职业务部经理,雨晨就会升为业务主管。一个接着一个上。雨晨走到包装台,双手捧起成对的鞋看质量。即将寄出的鞋子,她一般都会花时间来亲自检查下的,有的质量不好,鞋锰歪了,有的清洁度不好,有的鞋底位胶水涂得过高。她突然就见阿兰捂着肚子弯着腰从她身边走过,“晨姐,我肚子好痛!”助手阿兰快步跑去卫生间。待她出来的时候,雨晨关心地问“没事吧?”“没事,就好事来了,每次来了就肚子疼,烦人。”阿兰略显娇气。“那你赶快回家吧,别加班了。差的那几款我一会检查就行了。”雨晨开始动手一起帮忙。   雨晨检查完客人的鞋板,就下楼来,去茶水间冲了咖啡。然后收拾桌面准备下班。她拎起包,却看到小指上的指甲被刮花了,她打开包的中层拉链,摸指甲剪。摸出来,连同一个卫生巾。她愣怔了下。多久没用这玩意了?她翻台历查。往前,再往前,上个月6号,今天28号了。哟,差了二十来天了。没介意。   回到宿舍,雨晨睡在床上,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接着来。她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怀孕”?这两字让她突然从床上弹起,惊慌失措。随后强力镇定自己,不可能,绝不可能。若真能怀孕,我还离什么婚!雨晨懊恼地抓了一下头。还是明天去医院检查下为妥。      (2)   喜或悲,幸或不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去年中秋节,是离婚后的第二个中秋。每逢佳节倍思亲。家乡的月是圆圆的温暖,这儿的月却是冰冷的残缺。雨晨想家无颜回。她在租住的房里,守着一台旧电视过中秋。频频换台,排遣孤寂。   正当脑袋放空,啥也没思想时,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却出现在电视里,正对着镜头微笑。翡翠台名人专访。她以为做梦,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看。就是他,王总。她心里波涛汹涌难以平静。见他就如见到亲人的感觉,鼻子酸酸的,想委曲地大哭。这个不曾触及的身影,居然六年后于电视上出现。只是,他发型变了,梳的一个马尾巴扎在后面,一个管辖五六个工厂的老总,这种嗜好,少见。   雨晨认识王总时,才二十一岁。王总是香港宝丰鞋业公司的老总,专门负责接订单谈生意。雨晨是负责大陆工厂鞋样报价工作,只因她的直属上司颜小姐嫁去法国,王总的秘书位空缺,就只得找到大陆这边小职员的雨晨头上来了。   雨晨第一次接听王总电话,唯唯诺诺,心怕没听明白出漏子。王总的国语不标准,带着一股浓浓的粤语腔。但声音抑扬顿挫,不难听清。他吩咐雨晨接收传真,对着资料上的鞋款及时报价传给他。说他下午飞欧洲急需。雨晨呼啦啦地找出纸板,跑去核算室。马不停蹄地画每个配件的材料用量,坐到座上再急寻材料单价,做成本预算表。接着又去复印缩小美工鞋图,剪下图样贴到报价单上,传真香港,再电话确认。OK。搞定。神速!   第一次见王总,是中午,同事都下班走了,雨晨想补完单价上的空缺。她正专心地查找采购单,却听到玻璃窗那边香港版师陈师傅在和另一人用粤语讲话,咿咿呀呀听不懂,雨晨没抬头。当她准备起身离开时,却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旁边,她以为是客人。那人手里拿着一张纸,对她用着生硬的普通话讲:“你有水笔吗?借用一下!”雨晨拉开抽屉,把笔递给他。那人拿着笔就在纸上龙飞凤舞地画了几笔,然后把笔还给她,客气地说:“谢谢呀!”   下午上班,雨晨才知道那个人原来就是王总,公司大名鼎鼎的老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雨晨第一感觉幸运、舒心,老总好人,有亲切感。   相处几个月下来,果然,王总待雨晨真不凶。毕竟一个才二十来岁的小女孩,报价工作竟能做得如此谨慎细心,相当不错了。以前被辞退的那个女孩,有次竟然马大哈到一个鞋款少报了2美金,彼时1美金等于7.83港币,要不是王总久经沙场经验老道,要求颜小姐打回重新复核,不然,按那单价报价可亏大了。有对比,就有鉴别。雨晨接任以来,几乎没有出过错。或许正因为雨晨如此聪明能干,才让王总如此笃定,后来的报价工作就是直接与雨晨对接。   雨晨似乎在工作中找到一份快乐,只要做完王总吩咐给她的事,就特别有成就感。王总虽没当面表扬过她,但从他颔首的温暖目光中看出,对她工作是一种肯定的态度,对她是比较满意的。王总似乎也有意栽培雨晨,问起她是什么文化程度,雨晨腼腆地回答:高中。王总笑笑,鼓励地说:“没关系,慢慢学,不懂的可问我。”当雨晨有次真拿着资料仰头问王总时,他竟然恶意取笑:“米。怎么这个你都不认识?呵呵,你是真高中还是假高中啊?”雨晨胆也大了,不觉得窘却反过来理直气壮:“哎呀忘了嘛,什么假高中呀,人家读的还是重点高中。”   王总开始让雨晨接触大生产方面的合同资料,有意让她苦学英语。雨晨不会打字机打字,王总鼓励她加班练习,熟能生巧。王总对雨晨越来越苛求,不满意她报价单上粘贴别人画的鞋图,专门叫来美工同事教雨晨画鞋样的素描图。雨晨从未接触过画画,她的第一幅鞋图出来,线条生硬,比例失调。正想丢垃圾桶,却被王总大赞特赞说画得不错,聪明。电脑时代开始,王总又叫公司总部助理去打听成人夜校事宜及办理入学事务,让她学电脑,说要规范报价单的美观。   雨晨真在王总的严厉督促下成长了,她从一个只会单纯做报价单的小职员,渐渐成了一个能独立面对客人资料的职业女生。   雨晨在心里对王总充满感激。最让雨晨感动的一次,是母亲生病那次花了不少钱,家里四处借癫痫病如何治疗最有效债,别人催着还钱却无钱还,雨晨工资不高,正为钱的事焦头烂额,工作电话来了,王总找她。王总在电话中听到雨晨哭腔说话,关心问她怎么了,雨晨情急就实情告诉王总。没想到王总主动说借钱给雨晨。雨晨感激不尽,心想真遇上贵人了。雨晨在电话里补充:“谢谢王总,以后我拿每个月工资攒来还你。不过你可不能告诉别武汉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在那里人啊,我怕被人误会。”第二天下午,王总拿着个厚厚的牛皮信封给雨晨,雨晨眼泪汪汪地接下。   公司偶尔会组织活动,吃饭,卡拉OK。雨晨偶尔也会唱一两首歌,她爱唱《外来妹》中的主题曲《我不想说》。竟有竟两次,她唱《酒干倘卖无》这歌的时候,王总居然也拿着麦来跟她合唱,吼得声嘶力竭。王总音色不错,极富感情。人人敬而远之的王总,在雨晨眼里却是和蔼亲切。甚至亲切如兄长。虽然他大她足足十八岁。      (3)   雨晨就这样在王总的关照中平平稳稳地打工,工作生活都算开心,只是,工资不高,存钱稍少。   第三个年头,一个初中同学莲出现了,亲切地找到她,叫她去做大事业。传销。莲说做那个很赚钱,简直比打工强一百倍。那时传销才刚刚在中国兴起,雨晨怀疑中,天上不掉馅饼,这种话里水份多。但当细细听她讲解传销的营运模式,雨晨心动了,直叹世上怎会有如此聪明的头脑。转头想到王总对自己的信任及栽培,她又犹豫了。同学拿某某成功人士说话,说他现在就做到金钻石经理位置上了,有车别墅了。见雨晨不吭声,又说:“打工有什么出息!‘工’字不出头,你能在这外地打一辈子工吗?你加入了我们这个行业,就相当于拥有了一份自己的事业,回家都可以做。何乐不为呢?”   雨晨真的心动了,写下辞职书,第二天就交到王总处。王总颇为吃惊,关切问:“遇到什么困难了,还是找到新工作,还是准备回家?”雨晨摇头,说都不是,就是不想打工了。王总盯着她的眼睛半晌,靠进沙发坐背上,疑惑地问:“你一个女孩家,既不回家又不打工,那做什么?难不成学外面那些女孩子,学坏?”雨晨尴尬极了,瞧他说哪去了。这理由没有,实话又不敢说。雨晨就杵在那里不走,王总赶她,说回去做事吧。   等雨晨再次递交辞呈时,王总要她坐下,看来不说实话是辞不了的。“传销”二字从雨晨嘴里嘣出,只听到王总深深地“唉”了一声,然后拉开抽屉找出便笺和笔,给她讲传销。他画个小圆圈,分两个支,又接着在下面每个支末又各画个圈,再各分两个支,就这样分下去几排。然后他停笔,说:“你!能不能从这个金字塔的最底位置爬到最顶位置?能,你就是这个。”他翘起了大拇指,“若不能,你就是这个”,他又竖起小拇指,继续解,“你必须发展你的团队,你必须销售他的产品,若你销不出产品,为了保业绩,你就得自己拿钱买产品,从而变成自我消费……”雨晨惊奇地盯着他,这些是同学不曾对她讲过的。他真是万能通也,真了不起!   雨晨对于走与不走,内心很矛盾。一种陪你江湖策马的执念她羞于见光,反正电视剧《外来妹》中赵小云是失意了。小云自立自强,却终逃不过香港经理的情网,爱慕上一个不该爱慕的人。她现在的处境跟赵小云若有相似。虽然她没小云能干开封市看癫痫哪家靠谱,但她的情感世界,却同样少了份清澈。   王总再次出现时,雨晨迫不及待地再次递交辞呈。她要自救上岸。王总盯着她问:“可想好了?一定要走?”她点头,却不忘一个劲地说:“王总,谢谢您这么多年对我的关照。”王总苦笑一下接过辞呈:“你呀,太固执任性。你不听我话,出去一定会碰钉子!”批了。   雨晨洒脱离开,很快加入那个传销公司,并全心全意复制同学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看非常好的动作:学习,听课,发展朋友。三个月不到,雨晨就豪气地一掷几千,买了个中文BB机,又租下较为优雅的居民套房,开课堂,进行激情人生讲课。一切只希望快点升到金钻石级别,实现人生三大梦想:房子、车子、旅游。   进入了传销这一行,整个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疯狂梦想天天讲,励志口号时时喊。雨晨也不例外。她游说了几个同学及两个亲戚都跟着进来,雨晨觉得发展下线(下属会员)不难,她有很好的说服力及沟通能力。但销售产品方面,却让雨晨憋屈得很。直白说,她对产品没信心,货不真价不实。她不敢苟同上线。但上线却总会以自个呀家人呀亲戚呀或熟人呀为例证,情真意切地介绍用过产品的神奇体会,拿“事实”服人,信者甘掏腰包,还一买几瓶。保健品成神药了。   如此,业绩就成了雨晨的瓶颈,上下两难。王总说过的话言犹在耳,自掏腰包自我消费。一个月工资不过几百块,但一个月的费用支出却是好几千。得不偿失。   一年下来,专职传销已让雨晨身心疲惫。几十万百万连片毛都没见,却倒亏四五万,几年辛苦挣下的打工钱全打水漂。看来,她自救上岸,又下了水。浑身湿透,衣服都快输没了。雨晨收手不干了。   没了钱,输了底气,眼光一放低,就邂逅了爱情。   是爱情吗?若是爱,四年的耳鬓厮磨为何抵不过现实的无情。想起自己的婚姻,心底一阵冷痛。性格差异,文化差异,地域差异,人生价值观差异……她终输给了自己。   为了一时的冲动,她远离故土背弃家人,下嫁给广东这个男人,以为找到真爱。几年来,婆婆从未对她有过好脸色,三天两头地对她挑刺,横看竖看不顺眼,嘴里总是咿呀个不停。无非就是拿小事说大事。谁叫雨晨肚子不争气,总是没动静。别说这地方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就连让她随便生个丑丑的丫头都不行。   婆婆一个白眼,雨晨就倍觉理亏。她也不是没去医院检查,但就是没查出什么问题。但老公N年前让别的女孩怀过孕,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老公前两年对她还好,婆婆刁难时,还知站在她这边。但最近一年,他变了,对她的态度甚是不耐,经常不是酒气薰天的晚归,就是在别的女人温柔乡里沉醉。她在老公面前,早已没了存在感。家,早已不是家了,一屋子的冰冷与不堪。 共 922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