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没沟营”钩沉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随笔
破坏: 阅读:3740发表时间:2016-02-23 18:33:19
摘要:一条大河,是一座城市的滥觞;一座城市,是一段历史的滥觞。

【荷塘】“没沟营”钩沉(散文)
   一条大河,是一座城市的滥觞;一座城市,是一段历史的滥觞……
   ——题记
  
   一、
   在城市西北角偏僻一隅一片杂草丛里,立着一块大大的花岗岩石,上面镌刻着“没沟营”,涂了红漆的三个阴刻大字,格外醒目。如今的营口人,知道这个名字的却很少了,历史的烟云几乎湮灭了它。一百五十多年前,这可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号,可以说是营口这个大辽河女儿带着奶香的“乳名”。
   天地洪荒,莽莽苍苍的中国第七大水系——辽河,犹如一条张牙舞爪、腾云驾雾的巨龙,从河北省平泉县七老图山脉的光头山林莽中呼啸而出,在河北、内蒙、吉林、辽宁的大地上盘桓飞舞,汇聚起老哈呵、西拉木伦河、教来河、乌力吉木伦河、招苏台河、清河、柴河、秀水河、养息牧河、柳河等数十条奔涌的长河,成为摧枯拉朽的滚滚洪流。在辽宁的昌图,这支威武雄壮的队伍,兵分两路。东路称大辽河,又收编了浑河、太子河,在辽东湾肥美广袤的荒原沃野上画出一个个月牙般优美的弧线后,缓缓注入了渤海……
   沧海桑田,大辽河入海口,古称“辽口”、“历林口”,后改做“没沟营”,本是芦苇和鸟兽们的天地。清政府安置巴尔虎蒙古人到此游牧,才开始有了人迹,后又征召关内山东和直隶移民到辽东垦荒,登州、荣成、天津卫零零星星的渔民也开始到这一带落户,搭设茅草窝棚居住。再后来,出现了渔村和网铺。祖先们开始在这里生息繁衍,聚村屯成城镇,逐渐街市栉比人烟稠密起来。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用坚甲利炮迫使腐败无能的清政府与之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天津条约》,允许辽东湾的牛庄开埠通商。1861年蒹葭如翠、繁花似锦的五月,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英国绅士,头戴礼帽,嘴里叼着上等雪茄,在随从的陪伴下,乘英国斯福因库斯号军舰在辽河口换乘小艇,踏上了辽东这片神秘的沃土。他就是英国派驻牛庄的首任领事托马斯.泰勒.密迪乐。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英国人,自此和营口这座城市结下了不解之缘。
   出生于英国最北部诺森伯兰郡的密迪乐,26岁在德国研修化学和数学时偶然出席了德国慕尼黑皇家学院诺伊曼教授的中国语言讲座,引发了对汉文的浓厚兴趣,大学毕业后如愿以偿来到中国,到广州刚成立的英国领事馆任高级助理,后在香港、广州、上海三地担任英国驻华领事馆翻译。曾以翻译官的身份随同英国香港总督兼驻华全权公使和中国商务监督文翰访问太平天国,代表文翰到前线拜会了太平天国北王韦昌辉和翼王石达开。
   1859年本已升任英国驻上海副领事并代理领事巴夏礼工作的密迪乐,因同情太平天国的立场和言行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哪里最好,被改派东北任英国驻牛庄领事。来到东北,他发现牛庄码头远离海口,港口淤塞,大船难以通航,而且河道窄浅海船很难进来,而“没沟营”则河深水阔,并且形成了贸易码头,开港条件最为适合,于是向英政府和清朝廷打报告,要求将原定的开埠地牛庄改为“没沟营”。1861年6月11日密迪乐在没沟营三义庙租赁民房开设领事馆,直至53岁病逝并埋葬于营口,他再也没离开过他青睐的这片土地。
   从密迪乐在营口首设领事馆后,清政府也在此设立海关,并将“没沟营口岸”简称“营口”。昔日的小小渔村从此日渐繁荣,境内外商贾蜂拥而至,纷纷来此捞金,码头商号鳞次栉比、人稠物穰、桨声帆影。不久这里就就成了关外最大的口岸,成为了金融、贸易、航运的中心和物资的重要集散地。英、法、俄、日、德、美、荷兰、丹麦、挪威、奥地利等都曾经在这里设立过领事馆或领事机构,一时间,“东方贸易总汇”、“关外上海”等称号闻名遐迩,享誉海内外。
   一片膏腴之地,如同穷人家里一枝花一样的女儿,出落得光彩照人,惹得早已侵入中国的列强们群狼环伺、寝食难安、垂涎欲滴,都在做着将其拥入怀中、窃为己有的“黄粱美梦”。那一双双发着绿光的贼眼,整天滴溜溜围着她转着。北方那个“大鼻子”还没等动手,就被东瀛那个“小鼻子”抢了先,日本人于1895年借中日甲午战争获胜,逼迫清政府与之签订《马关条约》之机,悍然占领了营口。五年后,她又不幸落入了沙俄的魔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爪,而四年后的1904年,不甘失去这颗明珠的日本人又在日俄战争中重新入主营口,尽管在国际社会的斡旋调停下,日本人答应交还中国,但是1906年办理手续时,只将半个营口交还给清朝当局,而一直占据着另一半,直到1945年无条件投降,才彻底离开营口。
   由此,在营口市内沿着大辽河河岸,至今仍然随处可见带有明显异国风情的建筑,尤其是辽河老街,几乎是一座小型博物馆。一幢幢哥特或拜占庭建筑沿河迤逦排开,俄式的战盔穹窿顶,日式的红砖坡顶裙楼,西式的柯林斯柱头……洋溢着浪漫主义气息的巴洛克风格,弥散着红白相间的辰野式风格,尽管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但至今仍然风度犹存……
  
   二、
   建筑,是一个城市的容颜,而人是她的灵魂。一个城市因为有了人,聚集了人气,才生机勃勃。
   大辽河岸畔,不仅留下了那个密迪乐和他的继任者哈里.英格科西.富尔福德、沃尔特.詹姆斯.克伦内尔等的不灭足痕,也留下了许多近代史上风云人物的传世轶事……
   至今,在城西的大辽河入海口还矗立着一个断壁残垣的夯土建筑,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伫立在大辽河入海口,见证着营口沧海桑田的历史变化。它就是清政府自1882年开始,直至1888年建成的营口炮台,是清末东北最为重要的海防要塞。工程进展的关键时期,清政府命左宝贵统带练军营驻防营口筹办海防,督修炮台。这个左宝贵是清朝后期著名将领,甲午战争中奉命率清军驰援朝鲜,固守平壤并为国捐躯的高级将领。炮台设有主炮台一个,副炮台两个,炮台周遭夯筑矮墙,置暗炮五十余门。中日甲午战争中,清军海防练军营管带乔干臣率500兵勇据此炮台,数次阻击日本山地元治中将率领的第二军第一师团的猛烈进攻,予侵略者以沉重打击。炮台失守后,乔干臣又率部转移至田庄台参加了甲午战争最后一场陆战的战斗,与日军三个师团,九十余门大炮进行了殊死搏斗。2000多清军将士血洒沙场。一介区区下级军官,在清王朝40余艘北洋水师战舰或被击沉击毁,或被掳焚毁,海陆兵统共损失2500余人,仅战争赔偿就高达2.5亿两白银,直接经济损失更是高达5.1亿两白银(合7.65亿美元)的甲午惨败中,书写了一个惊叹号。因为乔干臣的英勇表现,甲午战争后,受到清政府的表彰和擢拔,率部重回营口驻防。后来在“庚子之战”时他又两次率部与进攻营口的俄、日侵略军做过英勇战斗,为保卫营口做出重要贡献。1905年乔干臣病死在营口,长眠于他曾经几次拼死捍卫的热土。清政府曾在营口为其和保卫营口战死将士建昭忠祠,以示纪念。
   西炮台虽然最终还是被日本人占领,后来又先后遭到日俄占领者的破坏,但至今仍留有遗址,成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48年11月,林彪的第四野战军九纵队司令詹才芳、政委李中权命令其所属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师,并辽南独立师攻占西炮台,迅速控制了海岸线,切断了国民党东北守军的海上通道,继而解放营口,歼灭国民党守军近一万五千人,保障了辽沈战役的全面胜利,为解放东北全境奠定了基础。
   和林彪威名远播一样,李鸿章是晚清一位声名显赫的大人物。他是淮军、北洋水师的创始人,洋务运动领袖,官至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与曾国藩、张之洞、左宗棠并称晚清“中兴四大臣”,一生代表清政府与列强签订了三十多个条约,半为割地赔款的丧权辱国条约,特别是中日甲午战争后签订的《马关条约》更是中国人的奇耻大辱。将台湾、辽东半岛割让给日本人,同时赔偿白银2.5亿两。《马关条约》谈判时,李鸿章也曾与日本人据理力争,讨价还价,锱铢必较,“一把骨头一把泪”地为国家保住了一亿两白银,为此还曾遭到日本右翼的行刺受伤,条约签署后,招致了举国上下一片讨伐之声,民愤四起,“卖国者秦桧,误国者李鸿章!”矛头直指李鸿章,康有为“公车上书”震惊朝廷,慈禧太后无奈以李鸿章为替罪羊,解除其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职务,投置闲散。从日本马关回国的李鸿章不敢从天津下船,怕遭到暗杀,为避风潮,他登上了开往营口的客轮,悄悄在大辽河口上岸,秘密潜伏营口僻巷许久。此时的李大人早没了“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八千里外觅封侯”的豪壮,也只能凄然叹息“回头望事竟成尘,我是东南西北身……角逐名场今已久,依然一幅旧儒巾。”
   这段历史,鲜有文字记载,因此,如今已无从考证李鸿章当年蛰居处。不过,有了李鸿章这个晚清的风云人物在此避风的轶闻,营口这座小城就更增加了厚重之感!
   和李鸿章一样躲进营口小街僻巷的还有一位胭脂钗环的传奇女子——小凤仙,她是首擎讨袁大纛的蔡锷将军的红颜知己。袁世凯以极其卑劣的手段窃取了辛亥革命的成果,坐上了“中华民国大总统”的宝座还不满足,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复辟帝制,黄袍加身,当上了“中华帝国洪宪”皇帝。袁世凯的倒行逆施,遭到了蔡锷将军等革命义士的强烈反对。蔡锷,字松坡,湖南宝庆人,青年留学日本,回国后抱着“流血救民”志向,在云南都督任上接受同盟会政治主张,参加辛亥革命,成为革命军中杰出的军事领袖。被袁世凯调至北京,亲眼目睹了袁氏窃国、卖国的种种罪恶,不甘助纣为虐,决心“为四万万人争人格”。为了迷惑袁世凯,躲过密探们的眼睛,也敷衍积极拥袁称帝的老乡杨度等人的纠缠,他假意沉湎于花天酒地,几乎常住北京八大胡同妓女小凤仙处,并不惜与家人“闹翻”,疏于晨昏定省高堂老母,冷落家中妻妾。小凤仙,虽然只是一个出身贫贱的妓女,却深明大义,在得知蔡锷真实身份和远大志向后,同蔡锷心心相印,积极主动帮助他打掩护,秘密送蔡将军逃离北京。蔡锷回到云南,登高一呼,应者云集,陈师鞠旅,旌指贼逆,终使袁世凯美梦破碎、命丧黄泉。
   蔡锷逃离北京后,为躲避袁世凯的迫害,这位胆识过人的巾帼须眉小凤仙隐姓埋名潜逃到了营口,短褐穿结,隐居于闾巷之中。本想等胜利后蔡锷将军来接她,不料肝胆相照的鸾凤却阴阳两界,天人相隔,蔡锷将军因喉疾东渡日本就医,不治离世。在北京各界公祭蔡将军时,小凤仙让衡州狂士王血痕代为撰写了两幅挽幛。其一:“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其二:“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几年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美人知己,要换颜色亦千秋。”挽幛不仅令人回肠荡气,也足见小凤仙绝非烟花巷里平凡青楼妓女的襟怀情愫。小凤仙后来迫于生计,曾两次嫁人。第一次嫁给东北军一个旅长,第二次是解放前夕,人老珠黄嫁给了一个普通的锅炉工。人生沉浮,悲欢离合,令人喟叹嗟哦。1951年,京剧大师梅兰芳率团赴朝鲜慰问志愿军,途径沈阳,与之取得联系,小凤仙的身份才得以认证,被安排到辽宁省政府幼儿园工作。
   和李鸿章、小凤仙来营口隐居避难不同,詹天佑来营口却是为了修建“没沟营”铁路。甲午战争后,列强加快了瓜分中国的脚步,沙俄攫取了中东铁路(满洲里至绥芬河)铁路及其支线(哈尔滨至旅顺口)铁路修筑权,英国不甘落后,主动借款给清政府修建营榆铁路(营口至山海关),由此,著名铁路专家詹天佑就被清政府派来营口主持铁路修建工作。后来清政府将铁路改为山海关经由沟帮子至奉天,而从沟帮子到营口改为支线,称“没沟营铁路”,詹天佑则坐镇大辽河河北,负责没沟营线的修建。当时,沿线人烟稀少,沼泽遍布,芦苇丛生,条件十分艰苦,詹天佑克服重重困难,终于于1900年将91公里的没沟营线全线修筑完毕,并在沟帮子同主线接轨通车,让营口这个向以舟楫运输为主的港口小城第一次听到了火车轰隆隆的脉动。不幸的是这条铁路命运多舛,先后遭到沙俄和日寇的破坏,最终在1943年被日寇因侵华战争需要钢铁之故彻底拆除。
   民国时期另一位风云人物张作霖以及他的儿子少帅张学良,和营口有着极深的渊源。张作霖就生于营口大辽河岸边的高坎镇凤凰甸村(一说生于海城市北小洼村)。青年时期的张作霖就生活在营口一带,甲午战争时,张作霖所在的清军部队奉命由营口移防关内,他趁机持械逃到当时属营口管辖的二界沟拉起了“绺子”,打家劫舍,做了土匪。后来被官军招安,一点点爬到“奉天督军”、“东北三省巡阅使”的位置,坐上了东北王的宝座,甚至成为北洋政府的陆海军大元帅,代表中华民国行使国家统治权,成为实际上的国家最高统治者。
   说到张作霖,不能不提郭松龄。爱国将领郭松龄本是讲武堂的教官,张学良的良师益友,具有很强的民主主义思想。张作霖为了个人私欲,逆历史的潮流,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与日本人私下里勾勾搭搭,执意和国民军对抗到底,引起了郭松龄的强烈不满,他不愿同之流合污,觉得应熏莸异器,于武汉治癫痫病那个医院正规是毅然在热河前线联冯反奉,起兵叛张,与冯玉祥、李景林密约合兵进攻东北,后兵败巨流河,被张作霖处死,夫妇二人,玉碎珠沉。为了反奉叛张,他不仅安插亲信,紧紧抓住手中的部队,而且还网络了一大批政客名流做幕僚,其中一个就是林长民。说起这个名字,大家可能没啥印象,可是要是提起他的女儿林徽因恐怕不知道的人就没几个了吧?对,就是那位绝世才女、惊世佳人林徽因,那个让徐志摩肝肠寸断、生死难忘,与梁思成相濡以沫、鹣鲽情深,令金岳霖梦寐相思、暗恋终生的林徽因。其父林长民是民国时期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具有鲜明的民主思想和爱国主义立场,曾就学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对政治学、经济学都颇有造诣,怀鸿鹄之志,逢圮国乱世,回国后积极参加“五四”运动,后携16岁女儿林徽因周游欧洲考察民主政治。就是那次旅行,让徐志摩邂逅林徽因并擦出耀眼的爱情火花。林先生的抱负和学识,享誉政界学界,闻名遐迩,有着举足轻重的社会影响。1925年郭松龄通电全国,声明反奉叛张,急需股肱辅弼,便托人请来林长民协助其运筹帷幄。林长民感念郭松龄的知遇之恩,恰逢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考虑自己曾做北洋政府司法总长,恐受冯迫害,加之黎元洪等人也极力怂恿,于是决定去关外见郭松龄,见机行事,进可做郭之幕僚,退便到营口林家自己开的精盐公司暂避。不料,在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与日本人的合手打击下,加上冯玉祥背后插刀,轰轰烈烈的郭松龄反奉叛张仅仅坚持了一个月便以失败告终。林长民与郭松龄同乘一辆马车逃往营口,穷途末路又遭奉军王永清部袭击,林长民为流弹击中身亡,饮恨大辽河。他的挚友和亲家公梁启超亲自为他撰写的挽联将亲朋好友的哀情憾意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天所废,孰能兴,十年补葺艰难,直愚公移山而已;均是死,容何择,一朝感激义气,竟舍生饲虎为之。”

共 906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