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唠 叨》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外国文学

  

  提到唠叨,那还是从前我未出家门打工的日子。

  

  家被唠叨淹没了,人被唠叨崩溃了,家里的坛坛罐罐成了唠叨的牺牲品,就连家中的宠物狗也被唠叨吓的整日惶惶不安,真担心那天小狗被吓出心脏病出来,毕竟有时它不能理解唠叨其中的含意,反应迟钝,不是臭骂就是一顿殴打,着实可怜,如果偶尔一次没得唠叨了,那小狗和我才兴趣安然,自娱自乐一番,此时的我们(我和小狗)很庆幸,人欢狗叫。

  

  唠叨是妻的口头禅,只要它喜欢唠叨就没完,除了睡觉她不唠叨,其余她就在唠叨声中度过,乐此至彼,有事没事,自言自语,谍休不断。

  

  如果逢上好消息带回家,她的唠叨喜中带乐,神彩奕奕,彼有几分天真,假如带回家的是坏消息,那她的唠叨就得提防些,似有大动干戈之势,哭闹的就像洪水泛滥一般,止都止不住,诶……

  

  每天与妻同床共眠,上床唠叨成了一种习惯,对她而言,一天里所有的唠叨都不如此刻奏效,是时机,是灵丹妙药,因为此时的我会妥协,天塌下来我也要忍,因为我要护觉,每次都是顺着她的语气协和着,况且此时她的唠叨变的语调柔和细腻,不时还用手轻轻拍拍你,有时也象和你在商讨或请教,那音那情那景就象哄小孩睡觉一般极富温馨,我喜欢。

  

  妻的唠叨如家常便饭,不论家里家外,大街小巷,人前人后,无处不在,无时不响,唠叨的范围从长到短,从男人到女人,从国内到国外,如果她下厨唠叨,那唠叨会伴着菜香飘进我的胃,让我食欲大开,如果在卫生间里唠叨,那唠叨也会掺夹着异味冲进我心房,让我呕吐不止。

  

  有时妻的唠叨让我真的好累好累,摆脱这种无休止的唠叨是我的希望,我下了决心要到外面去闯一闯。

  

  外面的世界真是非同一般,心情就像鸟儿飞出了鸟笼一样欢快,可在外久而久之,心中又有了缺憾,每当更深人尽时,便想起妻在枕边的唠叨碎语“出门在外要如何如何,慎防小妞小偷对你下手”,如此等等。

  

  我失眠了,翻来覆去地想,如今得到了恬静,没了那份喧闹,反倒觉得不是滋味,好像生活里少了些什么似的,反倒觉得凄凉,现在想想当初在家时,妻的唠叨是贱药,尤为睡觉前是我无形的催眠曲,虽烦却睡的香,虽厌却习惯,每当我在她滔滔不绝的唠叨声中打鼻鼾时,她便会无趣地却是怜爱地骂上一两句“死鬼装蒜混蛋”之类的话,便也销声匿迹地进入了梦乡,就是入梦她的唠叨也不间断(说梦话)。

  

  我依然愿意接受她的唠叨,因为我贱。

  

  作者:叶子

高邑县癫痫病医院有名吗癫痫疾病可以治疗好吗从江县癫痫医院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