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心灵】吴江“花木兰”沈月箴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化资讯
无破坏:无 阅读:2462发表时间:2013-10-21 23:08:38 摘要:沈月箴利用其特殊身份,在她的第二故乡黎里,曾与金大鹏一起召集20多位青年,在黎里小学举行抗日座谈会,宣传党的“十大救国纲领”,鼓励他们坚定抗日信念,这样的活动深受爱国青年的欢迎。9、10间,她又马不停蹄地接受上级交代的任务,冒险护送上海来的丁秉成等人分批从黎里越过苏嘉铁路封锁线,把他们安全转移到吴江严墓地区继续抗日。 一个18岁的花季少女,为了国家不再蒙受日本帝国主义的欺辱,她毅然走出家庭,参加在敌后武装抗日的行列。后又不顾个人安危,担任起交通员、情报员的工作。从而游刃有余地演绎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精彩绝妙的谍报传奇。将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年华献给了抗日救亡、民族解放的事业。晚年的她却又鲜味人知地与评弹结缘,别具匠心地创作出一部部脍炙人口的弹词作品。在文艺界,她宛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重又闪烁出奇异的光彩而英名永存。这样一位有着曲折经历的少女,正是后来被爱国主义诗人柳亚子先生称之为文武双全的吴江“花木兰”沈月箴。      (一)烽火岁月   郑州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沈月箴,原名月珍,1920年出生于吴江县平望镇,童年因受父母离异的影响,随母改嫁在黎里美术教师(女子小学的)徐姓家。1932年左右她毕业于黎里女校,即入嘉兴女中读书,后因家贫辍学,回平望照顾其父生活。   1937年,8.13淞沪抗日战争爆发,吴江爱国青年纷纷积极响应赴前线抗日。不久,从战线上撤下了大批伤员运到吴江。沈月箴闻听后马上报名参加县护士训练班,培训一结束就留在吴江担任救护工作。11月,吴江、平望相继沦陷。沈月箴安身的住房也被日寇炸毁,不得不随父背井离乡到黎里避难,寄居于表兄毛啸岑、毛海涛家。1938年春,她入黎里王怒安先生创办的国文补习班学习旧体诗词。原名月珍的她即由其先生帮助改为“月箴”的。   在那儿,沈始识进步青年金大鹏等。课余时间,她经常与他们一起讨论、分析时局,时刻关心着国家的安危。同时,她还抽空阅读了大量的左翼文艺等,爱国思想因而得到了更进一步的深化,遂有尽快找寻党组织的强烈要求。   同年八月,她到上海寻找到表兄毛啸岑,经他介绍,并通过吴江同乡王绍鏊、王见的引荐,她参加了中共情报系统领导的华东人民武装抗日会(即“武抗”),在中共地下党员丁秉成夫妇直接领导下工作。一个多月后,沈月箴受上级党组织的派遣回乡,以毛啸岑表妹的身份去找沈立群(沈是国民党委派的沦陷区吴江县地下县长,与毛啸岑相识),而后打入国民党吴江县政府内部,充任办事员工作。她巧妙地周旋在国民党上层人物之间,以获取情报。也从此拉开了惊心动魄的敌后工作的序幕。   沈月箴利用其特殊身份,在她的第二故乡黎里,曾与金大鹏一起召集20多位青年,在黎里小学举行抗日座谈会,宣传党的“十大救国纲领”,鼓励他们坚定抗日信念,这样的活动深受爱国青年的欢迎。9、10间,她又马不停蹄地接受上级交代的任务,冒险护送上海来的丁秉成等人分批从黎里越过苏嘉铁路封锁线,把他们安全转移到吴江严墓地区继续抗日。      (二)谍报传奇   1938年10月后,沈月箴以国民党政府通讯员(即交通员)的身份,往来于吴江、宜兴之间。她传递国民党公文,为地下党组织提供了大量的国民党反共情报。在当时的白色恐怖年代,保密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但她同样能完成得很出色,即使是对她的亲朋好友也一样保密。另外,沈月箴在传递情报过程中,经常会受到日寇岗哨的严密盘查,可她总能临危不惧,镇定自若地处理一次次突发事件,机智地在日寇眼皮底下逃过一劫而完成任务。   有一次,沈月箴在无锡城门口遇到了险情。她把写有情报的棉纸小心地塞进蛋糕中,想以此通过岗哨过关。当她挎篮快要通过岗哨时,不想敌伪几个突然要对行人逐个搜查,她的心中不免有些紧张。此时,沈月箴抱着党的使命高于一切的信念,她深吸一口气,随即镇定地向岗哨口走去。正当时,迎面走来一名女警察准备掀开其竹篮盖子检查蛋糕。在这紧要关头,她灵机一动,斗胆地对身边的女警察轻声说:“别忘了,我们都是中国同胞!”女警察听了猛一愣,盯看了她一眼,马上递眼色催她快走。后来,沈月箴就以自己亲历的惊险遭遇,写了一则题名为《女警察》的小品故事,发表在地下出版的抗日刊物《义旗》上。   还有一次,党组织内部缺乏资金,经研究,决定派沈月箴向一个伪县长征款。一天深夜,她以县长远房亲戚的名义坦然地跨进了昆山县政府。沈月箴大胆地约县长单独会面,单刀直入地开口向他借二万块钱。贪生怕死的伪县长轧出苗头不对,为保狗命只得乖乖地答应她三天之内将钱送到指定地点。这件事在伪政府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狼狠地煞了一下他们嚣张的气焰。沈月箴又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出色的完成党负于她的特殊使命。   1939年8月下旬,丁秉成、钱康民同志建立的“太湖抗日义勇军”,在吴兴、宋溇一带行军途中,突遭浙西国民党反共军队的阴谋袭击,丁秉成和钱康民等不幸牺牲。江浙太湖义勇军受挫后,沈月箴与其他“武抗”战友分批撤离吴江,回上海待命。她到上海后,党内受张琼英(丁秉成的爱人)的领导。后又转受中共社会部驻上海地区办事处负责人吴成方的领导。   沈月箴化名沈墨樱,在霞飞路(今淮海路)以伟光医院职员的身份作掩护。这期间,党组织曾派她到南京,打算打入汪伪和平军十四路军谢文达部做争取转化工作。此行交待的任务非常艰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她却把个人利益抛到脑后,毅然准备只身前去。后因情况突变而未能成功,她重又折回上海。   1940年4月,沈月箴转入上海难民收容所办的慈联中学,化名兰琼。同年秋,她赴新加坡商务印书馆工作,化名为王静娴。次年的9月,她因参加抗日活动而被新加坡当局驱逐出境,回到上海。不久,沈月箴去香港,在王绍鏊(中共中央特科党员。即由周恩来同志直接秘密发展和领导的党员。直到粉碎“四人帮”,中央才在《人民日报》上公开他的身份)同志领导下工作。那时,柳亚子先生和毛啸岑先生正好都在香港,他们时相过从,相谈甚欢。沈月箴能写一手漂亮的字,空暇时,她便常帮柳亚子先生誉抄诗词文稿。她的胆识和才干深得柳亚子的赞赏,故而柳曾特赠诗一首,赞誉她:“文武双全”、“吴江花木兰”,可谓当之无愧。   1942年初,沈月箴被党组织派往桂林从事党的工作,同年11月回上海后,与潘汉年同志的夫人董慧一起到淮南抗日根据地,在华中局情报部部长潘汉年身边任秘书。她和同志们一起在武汉小儿羊角风治疗方法党的领导下,往来于上海、南京和淮南根据地之间,建立了秘密交通线,传送材料、带干部,都从未出过差错,安全准确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   有一次,潘汉年同志接到党中央来电,指示将密藏在上海中央文库中有关党的六届三中、四中全会的文件送到延安去,以供党中央起草“七大”文件参考。上海党内的一位负责同志刘人寿,把这些文件拍摄成缩微胶卷交给交通员带往淮南根据地,无奈当时华中局情报部还没有缩微胶卷的放读机。沈月箴和交通员何荦不怕困难,硬是用一面放大镜边读边抄配合完成任务。所以,密件能顺利送达延安,沈月箴可真是立了一大功劳。   这样沈月箴在淮南待了约9个月,由于她长期在艰苦环境中紧张工作,得了肺病。1944年7月,因病情加重,经党组织批准,她回上海治疗。同年8月,潘汉年同志将去延安,转来上海,化名王伯威,沈月箴伪装成他的侄女相掩护。另外,她还和萧心正同志(吴江黎癫痫病能用手术治疗吗里人,也是党员)一起到吴江芦墟镇,想方设法为潘汉年取得了他通过沦陷区所需的身份证。   接着抗战胜利,此时沈月箴因身体太差,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疗养,但仍为党做一些有益的工作。历史学家李亚农曾有诗赠她曰:“绰约风姿锦绣才,当年秋瑾似重来。征人何幸沙场里,得见奇葩烂漫开。”应该说这是对沈月箴最公正和贴切的评价。      (三)结缘评弹   沈月箴出生于吴江县平望镇的一个书香门第。从小就喜欢文艺,特别是钟爱江南一带的评弹艺术。1948年,她在上海一家药店工作。有一次,沈月箴与表嫂结伴到新西林书场听评弹名家扬振雄说唱长篇弹词《长生殿》。这期间,她是书场的座上客,几乎天天不拉到书场听书。杨振雄高雅的说表艺术,深深地打动了沈月箴,使她听得入治疗癫痫疾病用丙戊酸钠有效果吗迷。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与杨振雄相识。两人时常一起探讨和研究评弹艺术。后来沈月箴帮助杨振雄整理《长生殿》,他欣喜地接受了。当时沈月箴还特地为自己取了一个笔名“费一苇”。有此笔名命名的评弹作品,还有另外几篇,如长篇《武松》、《西厢记》,中篇《王佐断臂》、《蝴蝶梦》,短篇评弹则有《强渡临津江》等,这些都由沈月箴与杨振雄先后合作改编的。与此同时,他们共同倾注评弹艺术的心也越走越近,逐惭萌生的爱情之花终于开花结果,喜结连理。   解放初,杨振雄编演长篇弹词,沈月箴时常帮他分析剧本、设计唱腔,使他在演出中对说表、脚色等艺术又有所新的发展。刚开始,杨振雄说的《武松》是根据传统戏曲的范本,把武大郎处理成一般的丑角。沈月箴认为不妥,便帮他把武大郎改写成令人同情的劳苦百姓。由于她找准了基调,因而在说到“武松别兄”这回时,便更能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武大郎忠厚、纯朴的性格及他与武松难舍难分的骨肉深情,听众听了无不为之一掬同情之泪。   沈月箴除了帮杨振雄改编弹词作品,还直接参与剧本的创作。当初,就如杨振雄演的《武松》都是现编者现演的。他通常夜场演出后,在下半夜稍事休息后,即执笔赶写明天说的书。有时他一时编写不下去,就让沈月箴帮着出点子,写唱词。她就利用空隙时间帮他写出来,尽力赶在杨振雄夜场说书时用。因而《武松》中的唱词,大部分均出自沈月箴之手。   唱词中也就不乏精彩的唱段,如她在描写武松上景阳岗喝醉酒后的情景时写道:“星儿俏,月儿皎,良夜迢迢;透瓶香,出门倒,心底火烧;挺胸膛,提棍棒,怕什么虎豹。”这段唱词生动地表现了武松醉态而又豪迈刚毅的性格。而另一段“风声疑是虎啸声,步履踉跄上山岭,一天繁星千里色,(见)乱树林梢月一轮”,则写出了武松机警的身手和恢廊的胸怀。沈月箴诸如妙笔生花的评弹作品,均获得了可喜的成就。   1961年沈月箴与杨振雄合作的弹词《西厢记》整理成文字本,并于1983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为了宣扬评弹艺术,1980年底她病危时,答应杨振雄把他俩共同署名的《〈西厢记〉渊源》一文交《大世界》杂志发表。可惜在文章问世时,她已先一步离开了人世。80年代后期,杨振雄将与沈月箴合作而所说的《长生殿》整理成阅读本。至1992年由此还获得第二届金唱片奖。那是后话,但由此可见,沈月箴在评弹艺术上的成就是功不可磨的。   沈月箴的传奇人生虽坎坷曲折,但她却从不在亲朋好友面前谈论自己,不管是惊心动魄的地下斗争;还是后期她在评弹艺术上取得的成就。她一生都选择这样默默无闻的工作,决不张扬。   1955年7月,沈月箴因潘汉年冤案受到牵连,被关押一年多时间,至1956年底才被释放,身心备受折磨。1981年2月4日,沈月箴因患癌症不幸逝世,终年62岁。   吴江的老战友在悼词中公布了她为党工作的事迹,才终被人们惊奇知晓。在文艺界,沈月箴总是躲在“幕后”,甘愿做一片“绿叶”扶持“红花”,此生无怨无悔。   就这样,她不但是一位能文能武、智勇双全的女战士,更是一位令人可亲可敬的吴江“花木兰”沈月箴。   共 42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