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若离去,后会无期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玄幻奇幻
破坏: 阅读:2507发表时间:2013-04-30 14:00:09

【花开有时花谢有时】
  
   心,停留在那个冬天,于是错过春暖花开的娇颜。再回首,春将尽。
   鸟儿叽喳把春天歌唱,清风缕缕捎送着红尘暖爱,白云悠悠舒展一方空灵,春雨绵绵呢喃醉人的情丝,无尽铺展的绿意跳跃在岑寂的双眸。
   春意,一派花红柳绿笑意阑珊,无际的美丽,蔓妙轻盈,生动地,鲜活地,拼命地,想要点缀一方素色心空,融化千年的冰封。
   鹅黄星星点点在大片的绿中羞涩着,若爱的萌芽,没有欲望,只是纯粹的绽放,安静的,清新的,浅淡的,优柔的,却一派嫣然轻易把心俘获。
   它,需要被呵护,被懂得,被喜欢,被唤醒,被温暖。
   深裹了一季的人们跟随春姑娘的节拍,换上了明丽抢眼的春装,美不胜收,美得令人不敢太过相信。伸出手,五指之间错落经年的缤纷,将忧伤遮掩。为何,眸中晃落的晶莹,是遗憾,是可惜,还是心痛?
   满地的樱花落,粉粉的铺展,盖过绿绿的草地,却透着赴死的决绝,瓣瓣如碎裂的心,空中的旋舞,终归于尘土,再无言。
   这花季,来也匆匆,去亦匆匆。疼,是心疼,如针尖般的刺痛,而后疯狂地撕裂,眼中的潮湿泛滥成海,若句句啼血的誓言,滴在沉寂的芳魂。
   轻轻地,掬一捧凋零。柔柔地,用目光温暖。被雨洗过的馨香,在掌心漫过一浪一浪的冰凉蚀骨,颤抖的手,托着它,竟不知该如何收回。
   深嗅,这瓣瓣心香对季节深如海的眷恋,无助的,无奈的,深刻的,只是沉默。
   耳畔清楚地传来“花开有时,花谢有时,不哭!”
   微笑着,将满掌的馨香抛向空中,“来年,你会回来,我等着!”
  
   【花在风中凋人在尘中老】
  
   日子很静,静如空气。心亦很寂,寂若死灰。
   人若枯木死灰在空气中寂寥如尘,无声的,隐没的,迷蒙的。而心呢,为何不能拥有哪怕片刻的安宁,无论白昼,总是凌乱的,闹腾的,疼痛的。
   正视这大好的明媚,才知道自己将生活过得面目全非,黑夜中清醒,白日里躲藏,已看不清自己的追逐,自虐,放逐,沉沦,或是耗尽生命。只是,我仍活着,只是活着。
   不敢看天,不愿出走,拒绝探问,逃避交流。如蜗牛背负着重重的壳,缓缓地爬,小心地蜷缩在小小阴暗的角落,不想卑微地乞讨大肆地宣扬这漠漠荒凉,隐藏是唯一的保护色。
   是谁说,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衣柜里,各式的春装鲜艳着,美丽着,却被冷落着。只是喜欢,却不愿换上它们。一身睡衣,头发披散,喜欢这样的凌乱与颓败。
   又是谁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在树树花开里拼命地笑,只因我想快乐,想要见过我的人以为我快乐,真实是这快乐多么似是而非,一碰就醉,泪早已流在心中。
   妈妈担心我的憔悴与消瘦,偶尔的唠叨,更多的是安静地和自己生气。不忍看她的难过,于是勉为其难把自己收拾,若无其事地出门。
   走在拥挤的人潮,凑这似近又远的热闹,买着可有可无的东西,没心没肺地望天看地,听风滑过指尖,看阳光一路轻洒,任雨跳跃满地的晶莹。
   身前身后,头顶脚下,华丽的红男绿女,热闹的布景,却不知自己该置身何处。空洞的热闹,成了多余的粉饰。
   看似安静,心却无法停止感知,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纷纷而至,汽笛鸟鸣蛩吟声声入耳,一只枯叶的蝶,一枝残败的荷,一片飘坠的叶,一瓣凋谢的花。为何,疼痛如海汹涌而至?
   突然想要逃,逃到一个叫做世外桃源的地方,落英缤纷,芳草鲜美,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时光自然静好,现世一定安稳。
   花在风中凋,人在尘中老。恋恋红尘,终载不动许多愁。
   是否,唯错过千年,方可一世长安?为何,千帆过尽,守不来云开月明?
  
   【仰望天空只是寂寞】
  
   阳光,明媚如初,却透不过冰冷的心墙,触不到丝丝的暖。
   天,微蓝,空旷寥远。仰望,不为找寻,只是寂寞,深如海的寂寞。
   总幻想自己长着隐形的翅膀,却沦落成红尘中折翼的天使。如若有一天能再振翅高漯河市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飞,定与这红尘作最后的诀别,从此不再回来。
   风,起了,却不知往哪个方向吹,只见万象因它开始动荡不安,叶儿震颤凌乱,地面尘埃漫卷,裙袂飘飘,发丝轻扬,吹开了粉面桃花,吹起了柳条轻摇,吹没了零星残月。
   钢筋水泥堆砌的高楼,疏密相间的枝丫,凌空笔挺的电线杆,挡住时而专注时而游离的视线。肆虐的寂寞却可以穿透任何的阻碍,抵达很远的遥远,在空中漫天,轻舞,飞扬。
   阳光,一丛丛一束束从天空泻下,透过枝丫的缝隙,笼在头顶,洒在眉尖。眼角,影影绰绰的斑驳,忽明忽暗,时凉时暖,是难得舒服的感知。而脚下踩踏的,是甩不掉的迷乱与苍茫。
   安静地走,冷冷地看,只为证明自己于这世界的存在。有时会莫名地害怕,自己会失了语言,唯剩心的独白,寂静欢喜,寂静悲伤,再无人能诉,无人能懂。
   喜欢双手指尖的缠绕,相互温暖,相互安抚,相互牵引。这缠绕,没有距离,暖暖的,很真切,随时随地可以开始,却永不结束。这缠绕,是相恋的人最最渴望的。
   喜欢所有透明纯净的东西,玻璃,水晶,雪,空旷的,洁白的,美得无需遮掩纯净清凉,美到骨子里,亦干净到骨子里,凉到骨子里,不用猜测,无需怀疑,它就这样简单,任人喜欢,任人冷落。
   心事是无处告白的秘密,只能深埋。害怕夜,却习惯夜的黑,黑的幽戚,黑的静默,黑的鬼魅。这黑,可以掩盖所有的表情,拒绝尘世的肮脏与不堪,看不见不想面对的真实。
   日子过成黑与白的轮回,没有想像,没有要求,没有欲念,没有激荡,上演着平静如水不动声色的戏份。只是,忧伤在心中堆砌成墙,不言不语堵在胸口。
   湖边的杨柳,以悲悯的姿态安静地垂默,没有了这个季节治疗癫痫一定要吃拉莫三嗪吗的动荡婀娜。
   寥寥花红,稀疏的点缀,单薄而脆弱,不忍望那翩然来临的挡不住的凋零。
   而错过的人,伤过的心,淡漠的情,在季节的末梢,只有回忆为证,疼痛为盟。
  
 奥卡西平为什么适用于癫痫?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寂寞,如花,如雪。无人可敌的寂寞,寒冷而纯粹,空旷而隐忍,照单全收。
   是习惯吧,从小爸妈就告诉我与姐姐的不同,因犯错而挨打的时候都倔强地站在原地,不肯逃亦不争辩,只是流着泪。
   清晨,蒙蒙雾霭中醒来,寂寞便茫茫来袭,清冷的心无能为力地败下阵来。若可,我多想与樱花同开同死,与雪同寂同欢,几近疯狂,亦是美的吧?
   暮色渐近,斜阳如画。放眼,盛大的深红浅红,透着泣血的孤绝,蓦然将心戳痛。再美,终将一别。再美,终是要谢。再美,终是遥远。
   几束烟花刺破黑的夜,绚烂得叫人无力招架,丝丝惊喜掠过,转瞬寂灭。曾几何时,我的华年,也曾如此缤纷,如此闪耀,如此温暖。
   是谁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而今,落花流水春去也,唯众人质疑的目光,是谁忍心留你孤单?谁的舍得惹你一世心疼?
   若可,我愿化作天边的一片云,和尘世再无瓜葛牵连,以纯纯素白的模样陪风沐雨,听流水松涛,看山峦沉睡,赏蝶舞天涯。即使天空翻云覆雨,亦自在承受,没有悲伤的姿态。
   偏偏,立尘世之央,无言空对清风月明,只能独自怜惜,无情放逐,任其跌坠断了所有幸福的可能,任一怀情长被寂寂空负,唯剩心痛绵绵。
   烟雨一场又一场,清凉的,迷离的,缠绵的,那样无休无止不愠不火,似红尘中无尽流连的情缘,想要离去,终是不舍,于是依依复依依。
   迟迟的流连,只是自己和自己的纠缠,道不尽的离情,述不尽的思念,止不了的疼痛。能否,换一场倾盆,迅速地,淋漓地,痛快地,决绝地,将爱恨席卷,从此再不念。
   滋情润爱的季节,自由呼吸,自在生长,倾心舒展,尽情美丽,多么醉心的向往。只是,醉卧红尘,清寂若霜的心把悲伤滤尽,已不计指尖独舞的悲凉,只贪一晌浮生安暖,便好。
   俩俩相望,亦是俩俩想忘。
   素手轻挥,若离去,后会无期。
   只是,心中的念,却成千年的魔,一生的痴缠。
  

共 293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