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祝福江山】“疯子”海军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心情随笔

   “疯子”的名字叫胡海军,上高中时,三次高考都没能考上。最后那次高考后,他疯了。
   镇上的人都说,海军是被沉重的心理负担压垮的。因此,镇上的人家似乎有了前车之鉴,每逢亲朋好友的家里有高考生时,便会拿“海军疯了”的例子来说事,以示警戒。
   一天,我和海军他爸一起吃酒,聊到这事的时候,他爸落了泪,说海军是被一本小说给害了的。我问他是哪本小说,他说出了小说的名字,我当时惊愕了,却想不出他得出这个结论的缘由。
   说海军是个疯子,并不一定准确,只能说他现在是个半疯子,镇上的人们也都心里清楚,但背后叫习惯了,把“半”字便省略了。在不了解实情的外人眼里,海军就是个实实在在的“疯子”。
   海军高考那几年,我还在镇上工作,他家就在单位楼下的斜对面。他爸胡志仁比我大十几岁,是个面铺的小老板。那时,我时常去他铺子里去买面,由此,和他家便十分熟识。
   我想起了海军第一次高考那年的一件事,那时候他的脑子还很正常。
   像是在那年清明节前的某一天,我突然又想吃面了,便打算买点面带回家。下了班,便径直又去他家的面铺。胡志仁父子两个正在那台老掉牙的钆面机前忙活。海军摇钆面机的大转轮,灰白色的面团便在机器的上端一点点地被吞进去,又在机器下边的槽子里连续吐出平整的长面皮,他爸胡志仁则在槽子边仔细地整理面皮。我笑道:“呦!生意好的嚒,上阵父子兵啊?”
   胡志仁回头看了一眼,知道是我,并未停下手里的活计,便道:“徐医生,今儿晚上……又吃面?”
   我看着他们俩忙活,一边笑道:“我们家就喜欢你家做的面。再说吃面也简单……”见胡海军吃力地摇着旧钆面机的摇手手柄,额头上已全是汗,便又道:“志仁大哥,你也该买一台自动钆面机了,手摇太吃劲了!看把海军累得……”
   志仁叹道:“是啊!不吃苦,哪能养家糊口啊?!不像你,坐在办公室里,没事一样,一个月就好几千到手了,神仙的日子哦!”他说话的口气,听着不像是在奉承我,倒像是在敲打儿子海军。海军明显听出了他爸的言下之意,也不做声,只咬了咬嘴唇,伸手快速地抹了额头上的汗,继续摇轮。
   我笑鼓励道:“海军,你别听你爸爸瞎说,在镇上这种小地方上班,没出息的!哪有好几千!等你将来考上好大学,分到大城市去,那才叫挣大钱呢!”
   海军红了脸,没说话,继续费力地转动摇轮。
   胡志仁也道:“再不济也比我这出力的人强好几倍吧!像我们这种人家,只有考大学这一条出路!”他看了一眼满头是汗的儿子,便有些心疼了,说道:“这点活就把你累成这样了……你歇下来吧。”
   海军似乎有了些抵触的情绪,我忙道:“老哥,你也不必过于强调大学,你看镇上那些做大老板的,那个是大学生!成功的路不止一条,只要尽了力就行了。”
   胡志仁全身都是面粉,连眉眼上都是,像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脱下围裙拍打身上的粉尘,一边又说道:“那是人家有关系,像我们家这种做小生意的,要关系没关系,要钱没钱,也只有读书这一条路了。”我慌忙制止他继续拍打,免得粉尘还沾染我一身。海军在旁已经听不下去了,便抬脚上了二楼。
   这时候,一个扎着马尾,身穿白色连衣裙的闺女出现在了门口,怯生生地对胡志仁问道:“叔叔,海军在吗?”
   胡志仁一脸的不悦,轻轻把手中的围裙摔倒钆面机上,冷冰冰地答道:“在楼上呢!你找他干啥?”
   闺女红着脸道:“我找他有点事?”
   “啥事?”
   这时候,海军却“咚咚咚”地从楼上跑了下来,来到门口,一脸兴奋地对女孩问道:“金银花,你找我?”
   女孩却羞怯地转过了身,轻声对海军说了几句悄悄话。海军高兴地答道:“那……你等我,我拿一下书包……”便快步跑上二楼,像风一样下来,迅速来到门口,和女孩两个跑了……完全把他爸胡志仁和我当成了仿佛不存在的空气。
   胡志仁赶忙追出铺子来,对着儿子的背影喊道:“你去哪儿?去哪儿?”海军却像没听见似的消失在街角了。胡志仁只得站在铺门口发呆……
   我不禁点着他的鼻子大笑起来。他却没有一点笑容,对我道:“你也不要挖苦我……这孩子没救了……”
   高考后一个多月,我听单位的人说,高考成绩已经开始公布了。我便在下班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胡志仁父子。第二天,胡志仁家的面铺就没有营业。我估计,可能与海军的高考有关。由此,我便暂时不再去他家的面铺去买面,即使无意间碰上了,也避免说起海军高考的事,担心会伤害了胡家父子的脸面。事过两月,海军果然去县里复读了。我才再次去胡志仁的铺子里去买面。听胡志仁说,金银花考上了省里的重点大学。金银花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几次来找胡海军,海军却避而不见她。胡志仁听见海军晚上躲在被子里哭了好几回,但他却不知道儿子是因为没考上大学而哭的,还是因为妒忌金银花而哭的。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高考前一周,学校按惯例放假,意图让学生在家好好调整一下心绪,以接近完美的状态,去挑战即将到来的高考。
   这天,我爱人带女儿回了娘家,我因为加班,晚了些,便又去了胡志仁的面铺,打算买些面回去,正好赶上他们一家三口在铺子里吃晚饭。
   胡志仁见我这么晚还没回,便问了我的情况,我实言相告,他便热情地留下我和他喝几盅,我也就半推半就地坐了下来。我才坐下来,便对坐在我对面的胡海军仔细打量起来。好久不见他,见他个子似乎高了些,还是那么瘦,偏黄脸皮上有了许多青春痘,上唇还有了些细细的胡须,比去年也显得成熟了些。我和胡志仁一边喝着酒,一边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不知不觉中,又聊到海军身上来。
   胡志仁已有了几分酒意,他故意有些失望地说道:“人家一考就中,咱这是第二次了……也算是二进宫了。”他抿了一口酒,又道:“人家把你当鬼,你还来真的了……”
   胡妻听了,看了海军一眼,忙用筷子抽了一下他的胳膊,试图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没想到男人毫不理会地又说道:“咋了,不是啊?人家现在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家里也有钱,咱家高攀不上,趁早死了那个心,一门心思地好好考,考上了,才是正理!”
   胡妻气得又抽了他一下,骂道:“你不说会死啊!喝点酒就啰啰嗦嗦的……”
   海军低头扒着碗里的饭菜,一声不吭。胡妻忙夹了几块红烧肉放到海军碗里,充满关切地对儿子说道:“儿子,多吃点!来,再来一块!这几天在家……妈给你好好补补,这样就有劲了!”
   胡志仁讥讽道:“读书比我钆面还吃苦啊?还有劲……”
   我插嘴道:“唉!老哥,你可别这么说!你是没参加过高考,所以你不知道。”
   胡志仁不服,道:“我就不信,读书还能比干活还吃苦的道理……”
   海军听了他爸的话,明显有些不快,几口扒完饭,便丢了碗筷,“咚咚咚”地上了楼,“嘭”的一声,关了房门。
   胡志仁不满地看着儿子的背影,“哼”了一声。
   我劝他道:“老哥,当着孩子的面,有些话不能说,伤他自尊心的。”
   胡妻指责道:“就是!海军还有几天就考试了,你也不注意点,你又忘了去年的事了。”
   胡志仁喝了一口酒,有些黑龙江哪个医院看小儿羊角风好懊恼地说道:“我咋能忘啊!咱们家海军原来成绩挺好的……自从那个金家的银花……和他好了以后,成绩就掉下来了……人家现在大学上了一年了,你看咱海军……”
   胡妻道:“我看,这也不能怪人家,是你儿子不争气……要是一样也考上了,人家不就不嫌弃咱海军了……”又自言自语道,“金家那闺女,我看着不赖,只是……”
   “他当时像没了魂似的,能考上?”
   我不明白夫妻俩说话的意思,便问道:“这是……咋回事啊?”
   胡志仁告诉我,金家的闺女和海军打小就在一起玩,还是同班同学,在去年高考前那段时间,只要有空,不是金家闺女往家里跑,就是海军出去找人家金家闺女。这闺女一来,两人就呆在海军的房间里,也不知道两个半大的孩子关着房门在里头干些什么。夫妇俩担心两个人走的太热,会影响海军的学习,不好说人家闺女的不是,只能让海军注意点,可海军就是不听,胡志仁夫妇俩只得暗自干着急,却也没办法。
   没想到,不久后,金家的大人就找上门来了。指责他们家海军勾引金家闺女不好好上学,只想着谈恋爱!要求胡志仁一定管好自己的儿子,要是海军再去找他家闺女,就打断他的腿!
   后来,俩个孩子真就没有再来往。不过,金家闺女自考上大学后,倒是写了好几封信给海军,都被胡志仁夫妇给截留了,藏着没敢给儿子看。不过,他俩也没看信里的内容。
   我批评他俩道:“你们这么做不对,那是写给他的信!再说了,你咋知道金家闺女对海军不是真心的呢?说不定是在鼓励海军呢!”
   胡志仁一脸的不信,他撇着嘴轻蔑地冷笑道:“你没听人家说啊……说我们海军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再看金家那样……人家根本就瞧不上咱家海军,害怕咱海军拖了她闺女的后腿呢!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凭海军那个温吞个性,还不窝囊死?!”
   胡妻也对我说,海军后来迷上了小说,先是偷偷地看,藏着、掖着的,生怕被他们俩看到。有一次,她在给儿子收拾屋子时,无意中,在他的枕头下,发现了一本小说书。夫妇俩为此还训斥了海军一顿,后来见儿子的学习并没因此而受到影响,也就没太当回事。直到后来,海军高考落榜,夫妇俩才觉得,可能就是因为海军看小说,脑子得到正常休息,致使在高考时,精神状态出了问题。由此,他们判断,看小说很可能就是海军落榜的唯一原因。今年,她又发现海军又背着他们夫妻俩在看小说了,跟胡志仁说了,胡志仁一通发火,收了。没几天,海军又找来一本,还是偷偷地看,弄得夫妇俩一筹莫展。
   胡妻有些担忧地又说道:“这小说难得看看也就罢了,可现在他每天晚上都要看一会儿才能睡得着觉……徐医生,你说,这会不会是一种病啊?”
   我问海军看的什么小说,胡妻说了小说的名字。我听说过这本小说,据说那是一本十分流行的励志爱情小说,但我却没有看过。我想到,当初在我考学的时候,就是用看小说看电视这种方法来放松大脑的,所以,我私下以为,严格限制海军看小说,未必就是对的,便轻描淡写地劝道:“那是你们多想了!有时候看看小说,也是一种放松和休息。只要没有影响到学习,是可以看看的……”
   胡志仁显然不认同我的看法,酒劲似乎也上来了,生了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道:“赶明儿我再把它没收了!让他还看!”
   高考对于他们一家来说,像是很大的事,我也想不出阻止他这么做的理由来,便不再多说。
   胡志仁干完杯中的酒,白酒强烈的辛辣味刺激了他的咽喉,他咧了咧嘴,却一脸的忧虑,眼红着,且摇头叹息道:“唉!今年,我看又危险了……”
   高考过后,海军不幸被他爸言中,再一次名落孙山。分数线出来后,我在电话里问海军的成绩,他淡淡地对我说道:“我早就料到是这样……我早该料到的……”
   我没有立即说话,而是沉默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安慰道:“没事!还有机会的……”又艰难地问道,“海军……他现在……咋样?”
   胡志仁似乎很犹豫,好一会儿才说:“他这几天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我和他妈叫门总也不开……昨儿一天,不吃不喝的,我真的……”我感觉电话那头,那个父亲的心里在流泪。
   下了班,我去他家的面铺。当我进铺子里时,便见胡志仁夫妻俩呆坐在铺子里,见我来了,却无动于衷。我感到一阵凄楚,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们,便顾不得他家到处是洒落的白面,也坐到胡志仁的身边,和他一起抽烟,发呆。因顾不上做生意,有几个来买面的顾客,都被我无声地打发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他们俩还是干坐着,我劝解道:“这考不上,天塌不下来的,何必呢?”
   胡妻听了我的话,流着泪,慢慢站起来,失魂落魄地进了厨房,准备晚饭去了。
   这时候,楼上海军的房门开了,海军从楼上慢慢走了下来。我和胡志仁都抬头紧紧盯着他的影子,从楼上一直盯到楼下。这时,胡妻也从厨房里出来,像我们一样,也盯着儿子看。
   海军来到他爸身边,说道:“爸!我想再复读一年!”胡志仁依旧盯着儿子的眼睛,嘴唇翕动了几下,眼里噙着泪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海军又转身来到他妈身边,拉着他妈的手,转脸对大人说道:“妈!爸!徐叔叔!你们相信我……我再也不看小说了,再也不想别人了!我保证……我一定要考上大学,决不让人家看不起!我一定能考上!”
   胡妻一下子抱住了儿子的肩膀,大哭了起来,胡志仁也流出了泪,我也被感动得眼里溢出了泪花。
   后来,胡志仁告诉我,那天吃晚饭,他们一家很高兴,一家人好多年都没有那么高兴了。
  
  
   可是,命运总是喜欢跟人开玩笑。
   一年后,海军又一次落榜了,高考成绩公布后,我给胡志仁打电话,他却没有接我的电话。我心知不好,慌忙到他家。

共 5809 字 2 页 首页12
武汉儿童羊角风哪家医院看的好2" value="1" />转到郑州癫痫病的最新药物nput type="submit" value="g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