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清韵】乡村旧事之八

来源:广东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职场官场
无破坏:无 阅读:1183发表时间:2018-02-09 18:45:56 摘要:心绪回到六七十年代的孩童时光。旧历年前后,爆爆米花与吹糖糖人的那些街头场面,随记忆在脑海闪现,令人顿生欣喜,心潮滚翻。    记忆深处,乡村童年生活五光十色,令人梦幻唏嘘,惹人爱怜。那时无忧无虑,天真烂漫,虽日子清苦,然父母关爱陪伴,众多小伙伴为伍,爽心度日,甚是惬意。惚恍闪念间,孩童时代从身边溜走已近半个世纪。此时,随境遇持久沦陷,人在中年与暮老苍垂的夹缝中挣扎,依旧困惑,所有情怀却无从道白。回忆中最美的人生阶段,当属童年时光。   撇开以上感念,心绪回到六七十年代的孩童时光。旧历年前后,爆爆米花与吹糖糖人的那些街头场面,随记忆在脑海闪现,令人顿生欣喜,心潮滚翻。   ——题记      爆爆米花   童年时光。   冬天农闲时节,尤其是腊月年前,当年收获的玉米棒子,晒干后能落粒了。勤快的庄稼人,从摆在房檐里的玉米墙堆上,挑拣上层干透了的玉米棒子,筐装绳吊,系到地面,倒进事先摆好的大荆条笸箩里。一家男女老幼,围着笸箩坐上一圈,给玉米棒子落粒,准备收藏食用。手劲大的持螺丝刀,抓起一只玉米棒子,尖头冲上,粗头在下,顶稳后飞快地隔行串开几趟。随着“嚓嚓”的响声,那棒子上的玉米粒,蹦跳后在笸箩里掉落,也有少数溅到笸箩外围。攥螺丝刀的右手与攥棒子的左手灵巧合作,紧接着串下一个,循环往复。其他人则用两手挌搓,一笸箩玉米棒子,用不了个把钟头便成为多半笸箩粒了。这时候,笸箩外面也堆积了不少的玉米葫芦芯。这棒子葫芦,轻皮瓜般缺少重量,可作为灶间烧火的材料,还是上好的柴禾,农村用大铁锅蒸煮烹炸的灶前至宝,起火,耐烧。   这期间,街上便会有爆爆米花的开始落摊吆喝,招揽生意。时间不长,周围便开始聚人。一些手端簸箕,簸箕里满满的棒子葫芦,中央还放着一茶缸、一小盆玉米粒的老乡,身边跟着孩子们,前来街上搭呱价钱,之后排队爆爆米花。   那远来的爆米花师傅,先选一块平坦开阔的街边空地,周围不能有秸秆和其他易燃之物。选好位置,从加重水管自行车上把爆米花设备卸下来。一个铁皮圆灶,一节尺数长的吹火筒,一个小水盆,一块湿毛巾布,一台手拉风箱,一个带着温度与压力表的爆米花缸锅。缸锅似圆肚的炮弹状,尾头有盖,是用来盛玉米粒,加热爆米花的容器,前后都带有铁轴。与铁轴配套的,还有可以放在炉子外面的前后支架,有的支架和火炉连在一起。还有一件较大的物品,那就是一个用薄铁条网笼子。笼子米数长,高宽大于尺数,放倒后是一头带底的笼子。这笼在爆米花开筒时使用。   爆米花师傅操着外乡口音,按先后为大家排列爆爆米的次序。他又拿出带来的引火之物,安排好风箱炉灶,把一个扁木墩放在风箱把处,叫第一锅爆米花的把簸箕里的棒子葫芦(玉米芯)倒在炉子旁边,开始点火,再添加棒子葫芦,引着后,让人坐在墩子上,准备拉风箱吹火炉。师傅先把爆花缸锅前后轴放在炉子的支架上,随着风箱“咕哒、咕哒”的响声,炉子里的火苗呼呼着,尽情舔舐着黑黑的爆米花缸锅。师傅手把缸锅表盘处的圆轮子慢慢摇转,先把缸锅适度加热。   少许,缸锅预热工作完成,风箱声停下来。只见爆米花师傅一手用湿毛巾攥住缸锅的尾轴,一手提着前面的手轮,从火炉上移走缸锅。打开缸盖,把满满一茶缸玉米粒倒进爆米花缸锅肚内,再用三个手指从地面上捏一小撮泥土,放到卡扣的缸盖挂钩处,对接好挂钩,最后用一根中指粗的圆钢棍,插进控制缸盖的螺旋紧口器中,用力旋转扭动,把缸盖拧紧。再把爆米花缸锅放到加热炉上,大火加温。   这时,拉风箱人不停推拉把手,“咕哒、咕哒”的风箱声,随着师傅手摇爆花筒轮子的动作,密切协调。那呼呼的火苗很快把缸锅烧热。师傅不时在上面使劲吐口吐沫,用吐沫在缸锅上发出的“呲呲”声响来判断热的程度,再结合那不可靠的温压表,定夺爆米花在压力缸锅内的熟度,判断出锅的引爆时间。这操作过程,直接决定了爆米花爆裂的生熟、大小,这无疑是爆米花师傅不外传的生产核心技术。   师傅在被烤的黑嘘嘘的缸锅上吐过几次吐沫,认为已经到了最佳火候了,他叫停下风箱,把扁木墩摆在铁条笼口,压住笼边。拿来早已准备好的湿毛巾团,把那个大肚的缸锅从火炉架上搬下来,底墩对着已经放在不远处的铁条笼口,把缸锅盖一头压在扁木墩上,然后拿来一个铁榔头,对准缸盖挂钩处高举榔头,口里喊着:“快离远点!捂上耳朵!”   “咚!”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榔头落下的一瞬间,挂钩被砸开。此时,烟雾弥漫,空气中散发出一阵烤玉米的甜美清香。机灵的孩子们早已围着刚才炸响的铁笼外,趁着雾气捡拾一些散落在笼外的爆米花颗粒,之后连忙放进嘴里尝鲜。   这膨胀开花的熟玉米颗粒,在高温高压的缸锅里膨出的一刹那,体积竞变大了好多倍,黄白两色夹杂,梅朵般开放了。入口一品,香甜可口,先脆后柔,在脆美香甜中,不一会儿就把口中的唾液给吸干,拐进肚里去了。   一茶缸黄灿灿的玉米粒,变成了一大簸箕爆米花,着实是孩子们上等的美味零食。那年月,谁口袋里装有一把爆米花,谁就是骄傲的小皇帝,别的小朋友紧巴结,套近乎,说不好还能赏给几颗解解馋。   听说当年那种不可思议的街头把戏,曾把外国人迷惑得找不到北了。文娱圈讲故事的似有这样的形容:“中国人,真了不起,民间有高手!一个乡巴佬,就能办一个街道食品加工厂,用一台黑黢黢的机器进行粮食扩大再生产。这机器有仪表,就那么一小茶缸粮食,经过火炉一炼制,随着强烈的爆炸声,原子能和空气巧妙地结合,就能加工成一簸箕精美的食品,酥香甜脆。太妙了!中国人再多,也不缺食品癫痫病到底是怎么得的呢。欧尅!”   听着这个笑话,想着那个故事。那不知名的欧洲来华亲历者,回国后煞费苦心研制爆米花机器,经历次试验,就加工不出爆米花。无奈之余,又在中国乡间买走现成的设备,也不能使用,关键技术掌握不好。所谓关键技术,就是撒一小撮土,指甲盖般量。关缸锅盖子时,挂钩处没撒上一小撮地上的泥土,缸锅里的温压增加时,挂钩就会自行脱落,导致开盖爆炸,不能生产,还往往伤人;若挂钩如设计成鹰嘴状咬合,出炉时就砸不开。再者,师傅用啐唾液掌握缸锅的火候,岂知那仪拉萨哪个医院治得好癫痫病?表几乎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即便这老外偶尔爆出一两锅爆米花,不是太小,就是糊炭,一点也不甜。原因是没学会在缸锅里放几粒糖精增加甜度。放多了,味苦;放少了,欠甜。实践出真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这老外怎凭空学的来!   那最早时一毛钱一锅的价钱随风慢慢涨,两角、三角、五角……若干年后变为三元一锅棒子花,五元一锅大米花;再后来十元八元一锅;再后来就见不到这种街头生意人了。   考究过原因,原来的老式爆花机早已不能用了,新厂家不想生产这种带危险性的机子,首先是质量恐达不到原来的水平。弄不好密闭的热锅产生爆炸,这责任是没人承担起的。早年间机器的质量好,还听说过自身爆炸伤人事故。几十年前,就是出现伤害事故也只是信天由命,不会搅动干戈。或因另一原因,这爆米花生产流程就充满着危险性。热缸锅开盖时对着的铁条网笼,即便是网笼有那么多透气孔,还会被热浪催出尺把远,万一砸开缸盖时,开口对上了人,说不定由于热浪再加上爆出的颗粒弹,或使人一命呜呼下阴间。   再者说,现在的小食品种类繁多,爆米花已不再成为孩子们的渴求美味了。由此看来,或许这在街头消失的爆爆米花,会成为永久的过往。      吹糖糖人   不知何年代开始,民间街头流行着一种逗孩子们馋瘾与观赏的杂耍手艺——吹糖糖人。   操此街头杂耍技艺者,早年间多半是一些像瘦猴一样的人,嘴尖舌快,两腮无肉,不爱干劳力活。所持手艺或是祖传,或是在江湖上拜师所学。在外找个小营生赚些小钱混口饭吃,也难以据此发财。早年间街头的吹糖糖人师傅就位于其列。   糖糖人,顾名思义,就是甜糖做的小人。吹糖糖人,用嘴吹的。取材黏黏的糖稀,原色原味:金黄色,甜甜的。这材料有优质与粗质之分,粗质的糖稀,是用甘薯片磨粉后用铁锅慢慢熬制而成的,在熬制过程中,甘薯片粉中的淀粉在特殊的酶制剂作用下,慢慢转化为粥状糖水液体。期间再经过倒锅,细纱过滤,加文火长时间的搅拌熬制,散发水蒸气,待成为粘稠粥状时,撤去文火,凉后变成胶状糖稀。糖稀冷凝晾干后便以固态状出现。使用胶状糖稀制作糖糖人,应该是老年间出现的街头杂耍手艺,特别讨孩子们喜欢。   六七十年代,尤其是腊月到次年正月期间,这种杂耍手艺在乡村街头甚是流行。记忆中的杂耍师傅瘦猴一般,两腮无肉,显得有些龇牙咧嘴,再者头发稀疏,后脑瓢突出,脸堂黑黝黝的,怎么看也没有福相。那师傅四五十岁年纪,中等个,一双小眼里透着聪慧、狡黠。他嘴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唇薄薄的,牙口还全,就是前面的门牙歪歪扭扭,使劲向前方支起上唇,猛一看有点凶巴巴的,细看这人却面带笑意,笑得总合不拢嘴。其实即便是他不笑,嘴被门牙支着,也不容易合上嘴。见过他用力合拢时的样子,有点像老鼠精的架势,嘴巴向前撅撅着,样子很好笑。他两片薄嘴唇很能白话,会说唱着道白自己吹捏的各种不同的糖糖人,从而更吸引孩子们花钱的乐趣。就因为他的长相特殊,嘴和牙齿不同凡人,所以总觉得他生来就很适合吹糖糖人。他吹糖糖人时,嘴撅撅着,轻轻几口,用手指搭配着扯扯捏捏,一个活灵活现的糖皮小人或小动物就成型了,如果再用颜料适当点色,那精巧劲就甭提了。手艺甚是绝活。   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们目睹这吹糖糖人的师傅耍手艺的过程。不过,这手艺人也不一定吹得过多。主要看买主多少才临时起兴制作,按每个孩子的要求吹。否则,吹出的糖糖人在温暖的太阳光下会变软,颜色也会变暗,不再有刚吹成时的饱满鲜亮,透着耀眼辉煌的金色黄光。气温较高、时间长了或许还会融化,腊月时糖糖人比较结实,正月里吹出的糖糖人就容易软塌不耐久了。   那糖糖人师傅打开一个带盖的小铜锅,锅里盛着不多的糖稀,约有一碗光景。那糖稀高度粘稠,凝固着不动。吹糖糖人之前,师傅点燃小煤油炉,坐上小铜锅加热,凝固的糖稀开始慢慢融化,直到变成粘稠的粥状。这时拧动调节器,使火苗变小,接着便用小铲铲动锅底,来回搅拌,把糖稀调匀。之后再关掉加热的煤气炉,这时糖稀就可以使用了。   师傅先在手上撒上少许滑石粉,两手互相搓擦一下,用小铁铲挖出一块大枣般的软糖稀放到左手掌间拍拍,再用右手手指先给糖稀点个坑,就开始十指团捏这块糖稀,撮口后慢慢拉出一根管线,待稍微冷凝,迅速折断管头的糖稀丝,管子留有一小孔,直通糖稀团内部。师傅便趁机迅速用嘴含住管口,由此使劲吹气,糖稀团开始膨胀鼓嘣。在吹气过程中,师傅按自己的设计,两手使用捏、拉、捋、按、挤压等巧妙的手法,一个人型状的糖稀包便基本成型。接着把木制的孙猴模型迅速扣罩在人形的糖包上,师傅再使劲猛吹定型,然后打开模型盒,一个惟妙惟肖的孙猴子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这时师傅再用木签棍插进这个糖人中,小心捏好,再把木签插在靶子上,用点色笔蘸着颜料画额头上的皱纹,描眼睛、耳朵边、鼻子、嘴、脖子上的飘带等,这猴子就活灵活现出现在观众的眼前。这是有模子的吹法。当然,这模子使用前已经扑上了少许滑石粉,不至于把吹成的糖糖人粘在上面。   模子有十多种不同的造型,以西游记唐僧师徒居多,还有部分鸟兽虫鱼等造型。有模子成型后再用色笔简单勾勒一下,神态各异的糖糖人就可以上架出售了。那时的价钱也很低,每个二三分,后来也涨到过五分、一毛。孩子们拿到手后不一会儿就弄坏了,弄坏后舍不得扔掉,大部分放进嘴里当糖吃掉了。   那年月乡间的大人孩子都没有讲卫生的观念,任那师傅用嘴吹过,用手捏过,且糖稀也不知搁置在哪弄来的,况且糖糖人吹成后还点颜料……四十多年前农村,卫生观念相对极差,可也没听说过谁谁因为吃了糖糖人害病的。习惯了不卫生,随之增强了抵抗力,环境造就人,适者生存之说也好似有道理的。   吹糖糖人时,也有不用模子的时候,手艺好的师傅就不爱用模子。一块块糖稀,在师傅的手中经过变戏法似的连吹再捏,很快就变成了各种不同的造型,且惟妙惟肖,甚是让孩子们喜欢。这就是师傅高妙的手艺活了。吹得走形了或者吹破了,还可以把糖稀捏成块放进铜锅里加热后重新用,这都是活套局,一点也不死板。随时吹捏,也可随手丢进锅里,不浪费原料。   还有时师傅不吹了,改用手捏,手捏的用糖稀多,卖钱也贵些,一般是拉长糖稀丝用细条条盘成赏心悦目的花状或者鸟兽类,作为观赏品,只要有艺术魅力讨人喜欢就行。治疗癫痫病的有效方法因为糖糖人师傅是用他的手艺变成零散的钱币,带回家谋生的。只要有人喜欢想买,随便捏成啥花样都行。   ……   这飞逝的童年时代早已变得遥远,爆爆米花与吹糖糖人艺人,在我的视线里,也约莫隐遁了二三十年之遥了。以后会不会再重出江湖,回归乡间的大街小巷,这很难说吧!爆米花属于粗糙活,吹糖糖人属于民间艺术范畴,但愿这民间艺术能够流传下去,成为中华民间传统技艺的一朵艳丽奇葩。      2018年2月8日16时完稿(农历2017年腊月23)   共 50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